Archive | May, 2011

關鍵的親友團

26 May

跟拉布拉多用WhatsApp東扯西聊了二個禮拜,我以為他只是想亂哈拉,沒想到他是認真的!

拉布拉多:你不是說你月底要來香港嗎?
拉布拉多:我已經排好假了!5月底到6月初特別排了4天休假陪妳!
吉娃娃:是噢……
拉布拉多:妳一定會來吧?
吉娃娃:嗯(……ㄘㄨㄚˋ塞。)

完蛋,現在是演哪一齣?香港相親記?我到底該不該去香港?買機票專程去看他,是不是太誇張?

還好,今晚要跟一群生命經驗比我豐富一百倍的Life Coach們吃飯,應該可以得到解答。

這一票親友團都是狠角色,就是我們行銷學上說的那種「意見領袖」型的!(應該從面相就看得出來吧……)

 
 
 
 
 
 
 
 
 
 
 
 
 
 
 
 
 
我永遠忘不了HoHo(圖右三)舉起叉子,用比郭富城還電的眼睛望著我說:「去吧,吃了再說!」

謝謝親友團,讓我看到了”敢愛無懼”的青春活力,讓我這個在感情宇宙裡的無敵膽小鬼鼓起了勇氣,回家立刻定了機票。

我就是需要這種臨門一腳。

嗯,決定了。去香港!

Advertisements

我和其他Pilot不一樣

18 May

先補充一下,在我們初次見面在派對上,其實拉布拉多最最最經典的一句話是:「I’m not like the other pilots」。或許是因為我像是個灰姑娘,執意要在活動散場後說再見奔走了,他重複說了這句話好幾次,所以現在它在我腦子裡像是留聲機一樣不斷重播著。

回到台灣,我忙著處理信義誠品的後續合約,原本籌備了兩個月要將櫃位換到B1樓層比較大的位置,後來傑瑞沒有興趣,就臨時計畫喊停……千頭萬緒忙著處理工作之餘,拉布拉多漸漸開始每晚用WhatsApp和我聊天。

我以為我英文很不錯,但是遇到英國人,突然間我變得不知道怎麼講英文。大部份的時候,他都搞不懂我在講什麼。我想,他應該只是想找人哈拉!但是漸漸地我發現,他會開始用手機拍照,傳一些照片給我,或是想要看我的照片……

這是他的宿舍,其實是個靠近機場的旅館,專門給機師們住宿的。因為他剛結束一年的飛行訓練課程,搬到香港準備正式開始工作。在他找到房子之前,他可以先住在公司的宿舍二個月。

 
 
 
 
 
 
 
 
這是宿舍白天的窗景,可以看到網球場和游泳池。

 
 
 
 
 
 
 
 
最近天氣不穩定常下雨,這是雨天的窗外,可以看到連接機場的公路。

 
 
 
 
 
 
 
 
 
他們的宿舍位在靠近機場的地方,天氣好的時候,真的很舒服宜人。

 
 
 
 
 
 
 
 
 
 
 
 
 
 
 
 
 
 
 
 
拉布拉多說,那天在Tory Burch活動遇見我,真的是很想帶我去他住的地方看夜景,因為景色很漂亮。隔天也真的很想帶我去山頂上吃早午餐,可以鳥瞰香港和維多利亞港。

我不是很確定他是不是好人,畢竟他是老外(老外名譽都很差),而且他又是飛機師!但是說真的,我很喜歡他早睡早起的習慣。晚上的他幾乎都在房間看書準備考試,白天早上清早起床準備去模擬飛行上課。(後來我發現,這是我喜歡他的第一個原因!)

這陣子,他常常都在公司模擬飛行訓練(simulation,他簡稱sim),就是在長得像是這樣的機器裡面模擬開飛機飛行。

 
 
 
 
 
 
 
 
 
 
 
這是Sim裡面的樣子,好多好多按鈕喔,我問他上面有沒有貼標籤提示按鈕的功能,沒有標籤怎麼記得住?他說沒有,要用腦子記。

 
 
 
 
 
 
 
 
 
拉布拉多很認真,最近他幾乎每天都呆在房間裡看書,準備月底重要的考試。


 
 
 
 
 
 
 
 
 
 
 
 
 
 
 
 
 
 
 
可能是我週遭的花花公子真的太多了,他的穩定作息讓我漸漸有了安全感。
 
也許他真的是一隻穩定的拉布拉多 — He’s not like the other pilots!
 

是上帝的安排嗎? (終)

13 May

搭電梯到了四季酒店的大宴會廳,Tory Burch把宴會廳裝潢得像是個夜店,舞台正中央有DJ枱、旁邊有沙發區和吧臺,整晚Moet香檳、白酒無線暢飲。張小寧非常認真的在訪問明星,我和阿Cat在一旁玩得挺開心的!


 
 
 
 
 
 
 
 
 
 
 
 
 
 
 
 
 
 
 
 
 
 
 
 
 
 
 
 
 
 
 
 
當晚,上帝又做了一件奇妙的事:阿Cat竟然在趴替上遇見了十年不見的高中同學Henry!(仔細看,這個Henry也算是當晚的關鍵人物喔!)。


 
 
 
 
 
 
 
 
 
 
 
就在這個吧台,張小寧告別了我,先回房間趕稿工作了;阿Cat和Henry忙著敘舊、互留電話。而我呢,我默默地跟上帝說:今天真的太開心了,我要把吧臺裡所有的香檳都喝完!

 

 
 
 
 
 
 
 
 
 
 
 
 
 
 
 
 
 
 
 

一面喝著香檳,我一面想著最近發生的狗屁叨糟的瑣碎事,我竟然閉起眼睛跟上帝說:「我會乖乖不隨便交男朋友,但至少也要給我一個很帥的男朋友吧!」然後我睜開眼睛,繼續盯著這個橘色的Tory Burch芳香蠟燭(味道真的很清香),享受著紐約最有名的DJ音樂,還有喝也喝不完的Moet,晚上還可以住在Four Season,啊!今天真的太開心了!

 
這個時候,突然阿Cat帶了一個男人走過來,說是Henry的”好朋友”,要介紹給我認識。我抬起頭看著他,昏暗的蠟燭燈光,加上喝了太多的香檳,我的眼睛朦朦,直覺他長得很像Justin Timberlake。


 
 
 
 
 
 
 
 
 
 
 

沒錯,就是拉布拉多,他出現了。
 
如果他不是Henry的朋友,我是不會理他的!

以下是我們在吧台邊的對話:

拉布拉多:嗨,我叫路克,妳叫什麼名字。
吉娃娃:我是喬安。(什麼路克?應該聖經路加福音的那個名字吧。我這輩子沒遇過叫路克的人……)

拉布拉多:妳是做什麼的?
吉娃娃:我是Fashion Brand Distributor,我代理Karen Walker和其他品牌。(通常我如果這樣回答,就表示懶得跟你搭訕,因為一般男人聽到我自己開公司,應該會倒退二十步。所以,我對我有興趣的男人都會說:我是專櫃小姐。)

拉布拉多:喔,我家裡也很多人是在Fashion界工作耶!我爸爸在美國自己有個傢俱品牌,是傢俱設計師;我姑姑是Laura Ashley的採購;我也去過很多傢俱秀展……
吉娃娃:噢,很棒啊!(後面我都聽不太懂,他的口音很奇怪。)

拉布拉多:你聽不出來我的口音嗎,我是英國人!
吉娃娃:聽不出來耶!(其實聽得出來,因為我聽不太懂他在講什麼。)

拉布拉多:對啊,我在澳洲住了一年,漸漸沒有英國腔了。我在澳洲學開飛機,我是Pilot,剛搬到香港。
吉娃娃:喔,你是英國人。你不像是Pilot,你應該是空服員吧,怎麼會有這麼年輕的Pilot?

拉布拉多:我真的是啊!我今天沒帶證件,不然你跟我回去我把證件拿給你看!
吉娃娃:沒關係!反正我是不會相信的。(果然是鬼佬,就是想帶我回去睡覺,我有點生氣了。)
吉娃娃:而且怎麼會有長得這麼像Justin Timberlake的Pilot?(我話一出口就後悔了,這真的太吹捧男人的自尊啦!我可以感覺到他開心的眼睛都亮了!)

拉布拉多:我跟他長得很不一樣耶,你看不出來我是混血兒嗎?
吉娃娃:看不出來,但是你真的很像Justin Timberlake。

拉布拉多:我是混血兒啊,我奶奶是牙買加人,我媽媽是混血兒,所以我有四分之一的牙買加血統。
吉娃娃:真的看不出來。(我有點莫名其妙了,幹嘛開始跟我講你家的事。)
 

正當我整個很詞窮的時候,趴替要結束了,工作人員開始清場,我和他走到宴會廳的外面,他一直問我要不要再去蘭桂坊繼續喝,我真的很想回房間睡覺了,但是,我忘記我的房號是幾號!手機也沒電了!所以我借了他的手機打電話給張小寧,要張小寧到樓下來接我。張小寧一手拉著我(她的眼神仿佛問我:妳真的要回房間睡覺嗎?),拉布拉多則緊抓著我另一隻手,要我發誓他隔天真的可以跟我一起吃早午餐。
 

我留下了我的電話給他,隔天早上他狂傳了四個簡訊給我,似乎是認真的,問我想不想去吃早午餐。
 

 
 
 
 
 
 
 
 
 
 
 
圖中左二就是他,就是我第一次遇見的他的模樣,有沒有很醉的樣子!?
 
早午餐?我當然是沒去。下午我就搭機回台了。在飛機上,開始回想起這三天一連串奇妙的巧合,或許這是上帝的安排,或許禱告中那翻轉我生命的事情真的要出現了……
 

是上帝的安排嗎? (下)

13 May

再回顧一下上帝的奇妙安排:從一通電話、到讓我認識了Jordi、到了香港商談Desigual的合作、接到張小寧的簡訊、阿Cat在Joël Robuchon訂到位子、在IFC巧遇Tory Burch本人、被邀請到Four Season看秀,這一切跟拉布拉多有什麼關係?

很有關係,因為我今天就會遇見拉布拉多。

到Four Season之前,先和張小寧在出名好吃的牛楠麵店(九記牛楠)會合,接著尋找出名的蛋塔店(泰昌餅店),穿著球鞋輾轉奔波50分鐘以上,滿身是汗。(吃完牛楠麵竟然還巧遇香港歌星林子祥!)


 
 
 
 
 
 
 
 
 
 
 
 
 
 
 
 
 
 
 
 
 
晚上7點的秀,我和張小寧一路吃啊吃的、晃呀晃著6點半才回到飯店,一進到四季酒店,真想大叫感謝上帝(也感謝張小寧),這香港夜景真的太美了呀!


 
 
 
 
 
 
 
 
 
 
 
 
 
 
 
 
本來想洗個香噴噴的澡再去跑趴,結果一整個來不及,假睫毛也沒戴!但是帶著昨天在IFC敗的Tory Burch手拿包,Bling!整個人都亮了起來!(先在電梯裡拍照,這就是今晚拉布拉多會遇見的吉娃娃!)
 

              (未完待續)

是上帝的安排嗎? (中)

12 May

我的一票記者朋友(包括拉布拉多)最受不了我的事,應該就是我的”說故事能力”很差:我只會寫長篇小說,不知道怎麼把故事濃縮成600字新聞。

說到上帝的奇妙安排:從一通電話、到讓我認識了Jordi、到了香港商談Desigual的合作,這一切跟拉布拉多有什麼關係?

沒有太大的關係,到目前為止我還不認識拉布拉多。

昨天半夜,我坐在電腦接到記者好友張小寧的短訊,她說:「我昨天訪問Tory Burch的時候,她說邀請我這個週五晚上到香港參加她的秋冬時裝發表秀,在Four Season四季酒店,她應該會幫我付機票酒店吧……可是我不知道她是客套隨口說說還是認真的,如果是認真的,那你要不要多呆一個晚上陪我去看秀?……但是我不確定喔,我一有消息馬上告訴妳!」

今天一大早,好友阿Cat很興奮地打電話把我叫醒:「嘿,我打算訂一個很棒的餐廳請妳吃飯,讓妳開心一下!但是我們在候補的位子,還不確定,總之先出來見面再說!」我的個性還挺喜歡跟著朋友晃來晃去的,尤其是阿Cat,她總是意見比較多的那個,但是跟著她的每一刻總是好開心。

我到了中環捷運站,一如往常的在Body Shop門口會合,我以為應該訂不到餐廳,於是我穿著牛仔熱褲加上夾腳拖鞋。沒想到,一見到阿Cat她說:「剛接到電話他們說有位子了!我們走吧!」





 
 
 
 
 
 
 
 
 
 
 
 
 
 
 
 
 
 
 
 
 
 
 
 
 
 
 
 
 
 
 
 
 
 
 
 
 
 
 
 
 
 
 
 
對,沒錯!我穿著熱褲拖鞋莫名其妙來到了香港米琪林三星法式料理餐廳Le Monde de Joël Robuchon吃午餐!簡直隨性到了極點。
 
喔,對了,附註一提阿Cat是我的BFF(很美吧!她是香港的廣告模特兒和明星喔!)— 我已經決定如果我一輩子沒有男朋友,我就會嫁給阿Cat!我們約好要一起買房子(買在隔壁),然後包養長得像吳尊的小狼狗,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順便廣告一下:她代理的美國保養品品牌「Perfective Ceuticals」:超超超超超好用,而且在香港非常成功喔!
 
人生有美食,有好友,對上帝的滿意度就已經有90分啦!吃完飯,我跟阿Cat提到明天”很有可能”要去看Tory Burch的秀,我提議吃完飯就在IFC的Tory Burch逛一下看看有沒有好穿的鞋子可以買。於是,我們就晃呀晃著來到Tory Burch專賣店,沒想到,神啊!這也未免太巧了吧:竟然活生生的Tory Burch本尊就出現在我們眼前!!
 
  
 
 
 
 
 
 
 
 
 
 
 
 
 
 
 
 
 
 
 
 
 
 
 
 
 
 
 
 
 
 
 
 
 
 
 
 
 
 
 
 
我一見到Tory Burch本人,就立刻驚呼:「我朋友昨天訪問妳,她說妳邀請她來看明天的秀,是真的嗎?」此時她的專業公關立刻湊上前來,一聽說我們是張小寧的朋友,二話不說立刻把我和阿Cat的名字放在VIP名單上,我也立刻傳簡訊給張小寧,讓她知道這一切都不是開玩笑,上帝真的太奇妙了,明天我們就要去Four Season看秀啦!(未完待續) 

是上帝的安排嗎? (上)

11 May

看到這個標題,你可能會覺得很噁爛想吐。連我跟拉布拉多講起這段故事的時候,他都有點半信半疑,覺得我幻想症發作。

但是這是真的。

2009年4月的時候,我偶然在教會碰到了一個以色列來台灣訪問的牧師,當時我的處境是:工作很累、總是孤單一個人,不知道這種遇到瓶頸卻始終忙碌的感覺還要繼續多久…… 於是我請牧師為我禱告,而他的禱告是:「上帝都看到妳的心情了…… 再過一段時間,妳會突然接到一通電話,這種電話會翻轉你的處境,一切都會不同了,要繼續對神有信心…….」後來的半年,我的電話就像往常一樣總是響個不停,我還是忙碌於Karen Walker的大大小小事,還是一個人,加上一隻狗。

但奇妙的事就在2010年10月發生了!某天的凌晨12點,我接到一通電話,是從西班牙打來的,原來是西班牙品牌Sita Murt的經理,我這輩子從來沒有見過的陌生人。她說:「不好意思這麼晚打電話打攪妳,但是上次我們設計師訪問台北的時候經過了妳的店面,很想認識妳,我們總經理(名字叫做Jordi)這週就要到台北拜訪廠商,不知道妳有沒有空能跟我們總經理見個面呢?」後來當然是見面了!而且我也開始代理了Sita Murt,開展了我的新事業 — 批發銷售給精品店家。回想起那段以色列牧師的禱告,上帝真的太—神—奇—啦!

奇妙的事還不僅如此。

轉眼,又過了半年,跟Karen Walker的合約談判沒有進展和突破,信義誠品的租約也到期了,於是我決定在3月份結束經營了4年的零售店面。但是我還是咬著牙,相信神會翻轉我的處境。果然,2011年5月某天的半夜Jordi打電話給我:「我離開Sita Murt了,這個月開始我的新工作,擔任Desigual品牌的亞洲區副總裁,他們是西班牙前三大服裝集團,僅次於Zara和Mango。我想去香港拜訪一些代理商,妳會不會有空到香港,我想跟你討論一些可能的合作機會?」於是,向來不放過任何潛在客戶的我,立刻買了張機票到香港與Jordi碰面,並且與他一同討論各種可能的合作方式!

 

 

 

 

 

 

 

 

 

 

 

 

 

 

而且,剛結束了一個長達四年的零售店禁錮生涯的我,回首過去四年每次出差,都是借住朋友家或是從來沒有真正享受過飯店,所以我決定讓自己到香港W飯店住一晚,重新整理自己的心情!(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