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June, 2011

第一次來台灣

23 Jun

去愛一人,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餵她(他/牠)他愛吃的食物。味覺和情感是相連的。久而久之,口味習慣了,她也就依賴你了。

我與狗兒子DiDi的關係基本上就是建立在這種食物餵養的制約行為上 — 典型的「寵物」(被寵壞的兒子) 與「飼主」的關係。

DiDi 從牠半歲時與我這個”單親媽媽”同住到現在,沒有真正與男人相處過。簡單來說,就是我一直過著”單身與狗”的生活。認識我的人都知道,工作佔據了我全部的時間,DiDi佔有了我所有的愛。我想,這三年多來,跟媽媽一樣相信上帝的DiDi,一定都在睡前跟神禱告:「希望媽媽心裡和身邊永遠都只有我」。

神真的垂聽DiDi的禱告。

今天是拉布拉多第一次,也是第一天來到台灣。見面的第一刻,他給了我一個Surprise!

 

 

 

 

 

 

 

 

 

 

 

 

 

 

這是我最愛的Paul Lafayet 馬卡龍,是拉布拉多前天偷偷摸摸冒著大雨天去尖沙嘴訂的。我當下吃在嘴裡,甜在心裡!(味覺立刻和感覺串聯):)

Paul Lafayet 地址:香港尖沙嘴河內道18號K11大樓1樓 TEL:+852 3586 9621

 

 

 

 

 

 

 

 

 

 

當然,我也託好友張小寧帶了一盒台中道地太陽餅給拉布拉多試吃,他顯然對太陽餅興趣不大,但是他卻用太陽餅來換DiDi的交情,想藉此打好關係吧!

 

 

 

 

 

 

 

 

 

 

 

 

 

看DiDi這沒骨氣的小子,看到吃的,興奮的往拉布拉多腿上跳……

 

 

 

 

 

 

 

 

 

 

 

 

 

 

身為媽的我,其實最在意的是DiDi和拉布拉多的互動。有別於對其他男生的冷淡,我發現DiDi和拉布拉多玩得很起勁,不知道是不是跟拉布拉多年齡相仿的關係……(DiDi今年狗齡三歲半,請自行換算。)

 

 

 

 

 

 

 

 

 

 

 

 

 

 

 

 

 

 

 

 

 

 

 

 

 

 

 

 

 

 

 

 

 

 

 

 

 

 

 

 

 

 

在拉布拉多來台灣之前,有一段對話,我一直記在心裡:

吉娃娃:「我先跟你說噢,我是個都市女孩,不太懂郊外出遊這套,所以只會市區觀光或定點旅遊。我怕你無聊耶!」

拉布拉多:「我去台灣是去看你,不是去看風景。我想看的是妳的世界,我想參與你的世界……」

我笑了。我笑的原因是,我發現我長大了:我可以分得出來「油嘴滑舌」和「甜言蜜語」的不同!

我很確定他不是油嘴滑舌。

 

拉布拉多來台的期間,除了探訪東森山莊之外,其他大部份的時間,他都在陪著我過我平常過的”東區生活”:去習慣的餐廳、走習慣的路線、逛習慣的街。當然我們還是去了遊客的必去景點:「101」+「故宮」。我試著用我15歲的英文程度,解釋中華文化5000年的歷史!(真的很累)

 

 

 

 

 

 

 

 

 

 

 

 

 

 

 

 

 

 

 

 

 

 

 

 

 

雖然第一天的太陽餅沒有引起拉布拉多的食慾,但是我卻發現兩個制約他的兩樣食物:

(1) 樂子Diners 餐廳

週末的時候,我帶他去我平時最愛的樂子Diners美式餐廳,我點了一貫的招牌早餐,他點了班尼迪克蛋,他超愛的!(聽到最愛挑剔的英國老外稱讚我們的西餐,我超開心的!)

 

 

 

 

 

 

 

 

 

 

 

 

 

 

 

 

 

 

 

 

 

 

 

 

(2) 酷聖石Cold Stone 冰淇淋

拉布拉多的另一個最愛是Cold Stone,而且他看到招牌就興奮的要命,我才知道原來香港沒有Cold Stone!讓我不由得心中又湧起一股台灣人的驕傲!

 

 

 

 

 

 

 

 

 

 

 

相處了五天,又是短短五天而已,這算是我們”第三回”見面。

 

拉布拉多:「我想要你做我的女朋友。」

吉娃娃:「(嚇~~) 女朋友?為什麼?」

拉布拉多:「因為我覺得我愛上妳了。」

吉娃娃:「(嚇~~) 愛?你怎麼知道是”愛”?」

拉布拉多:「因為我每分每秒,包括閉上眼睛,想得都是妳。這就是愛吧!」

吉娃娃:「(抖~~) 愛應該還包括責任吧…. 如果下次見面,如果你還有這種感覺的話,你可以把我的名字加在連書上,把單身改成交往中……(慣用的扯開話題和嚇男人伎倆) 」

送他到桃園機場的門口,我忍不住在他面前哭了。因為他要正式開始飛行工作了,好多好多好多的試探和不確定在等著,時間、空間、”空姐”……… 😦

我被制約了嗎?這是依賴感嗎?當他轉身走進機場大門,我的安全感也逐漸走遠了……

Advertisements

Wing Ceremony

16 Jun

繼上次見面後,轉眼又過了一星期。雖然我忙著工作,為著櫃位不續約的事情搞得千頭萬緒,但是心裡總是掛念著他。腦子時常會閃過一個念頭:想立刻買機票去香港。還好雖然我談起戀愛時理性層面用得不多,但起碼還僅存一點「工作至上」的理智。當然,我們還是WhatsApp沒停,維持著上次見面後的餘溫。

今天是他的Wing Ceremony,我不知道怎麼翻譯耶!機師的制服上有個像飛機翅膀的別針,所以這個儀式是個正式的典禮(有點類似畢業典禮),戴上這個別針以後,就算是正式的Pilot,可以載客飛行啦!

以下是我們的隔空對話(一字未篩):

11/6/16 pm3:51:05: Luke: U shud come
11/6/16 pm3:51:53: Joanne Tsai: u mean the ceremony or iron ur shirts?
11/6/16 pm3:52:08: Luke: The ceremony
11/6/16 pm3:52:16: Luke: Haha
11/6/16 pm3:52:25: Luke: Ur not a maid

我可以感覺得出來,今天應該是個正式的典禮,而且應該是很多機師的家人都有去吧!

感覺得出來今天的拉布拉多有點孤單。

11/6/16 pm7:50:06: Luke: Hey what you up to missy
11/6/16 pm7:57:09: Joanne Tsai: I’m having solo celebration after luke’s wing ceremony
11/6/16 pm7:58:58: Luke: Haha awesome
11/6/16 pm7:59:09: Joanne Tsai: Tepamyaki
11/6/16 pm8:01:11: Luke: Looks fun
11/6/16 pm8:14:55: Luke: Wud like to come
11/6/16 pm8:14:56: Luke: Jst grabbing a pizza
11/6/16 pm8:15:09: Luke: Sooo tired :((
11/6/16 pm8:15:18: Luke: Very ready for a trip to TPE

今天算是他的集訓告一段落,接下來就是正式開始飛行工作了。這段期間的空檔,他訂了機票來台北看我。

天啊!他要來台北了!我是超期待又怕受傷害……

Difficult Passenger

10 Jun

今天是拉布拉多第一天坐上客機駕駛艙:從香港飛台北,再從台北飛回香港,是結束了一年多在澳洲的飛行訓練,以及無數個模擬飛行後,第一次正式飛行。而我勒,剛好就是這班台北飛香港的乘客!

怎麼這麼巧?對啊,就是這麼巧!我的西班牙客戶Desigual約我在上海開會,我特別買了這班飛機,飛香港再轉機到上海。(女人心機:其實我沒有訂上海直飛,反而訂了比較累又比較貴的香港轉機……)

一大早我就迫不及待搭車奔去桃園機場,等著趕快坐上這班11:20的CX475,迫不及待想見到他。

 

 

 

 

 

 

 

 

這是在桃園機場上飛機前拍的,已經準備要boarding了,我默默的望著飛機,不知道現在他在駕駛艙裡忙什麼。

 

 

 

 

 

 

 

 

 

 

 

 

 

在飛機上我坐在31K的靠窗位置,一直很興奮,心跳很快!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現在的心情耶,就好像你爸爸是鐵路火車司機,而你正好是他的乘客,那種能夠有幸參與他的工作、與有榮焉的心情吧!

我看著窗外,不僅期待著降落香港機場的那一刻,還一直竪起耳朵,不知道機長廣播會不會輪到拉布拉多說話!?如果能從機上廣博傳來的是拉布拉多的聲音,我應該會興奮的從座位上跳起來吧!

 

 

 

 

 

 

 

 

 

 

 

 

 

這是我們約在出境大廳的見面自拍,我生平第一次跟穿著制服還戴著機師帽的他拍照,我好緊張又好害羞喔!

 

 

 

 

 

 

 

 

 

 

其實這是我們第二次的會面,距離上次會面隔了一周,這次見面只有在香港轉機的短短四個小時。

為了這短短的四小時,我可是花了好幾天策劃籌備,又花了一整晚沒睡親手做了這張卡片:拉布拉多載著吉娃娃的第一次飛行!有沒有很用心?

 

 

 

 

 

 

 

 

 

 

收到卡片的拉布拉多說他很驚喜,也很感動。(廢話,我白天忙工作忙得要死,晚上還要用心做卡片,我從學生時期之後就沒有這麼用心談戀愛啦,別說他很感動,連我自己都感動到了!)

當然,這麼用心的付出,理當換到一個開心的吻啦,哈哈!

 

 

 

 

 

 

 

 

 

 

 

 

 

 

後記:

後來他用手機上傳了我們在機場的合照,還說我是Difficult Passenger!我很開心,這是我的照片第一次出現在他的臉書上。

於是回台之後,我就把這張親吻照PO在我的臉書上!但是,他拜託我把照片拿下來……

我媽總說我很愛測試別人的底線,沒錯,我是想測試一下他有沒有公開戀情的心理準備。

我想應該是還沒有吧,看來他才是個Serious Pilot……

 

第一次約會-山頂上吻別

4 Jun

今天的香港天空霧霧的,還颳起了一點風。

我和他的心情也有點悶悶的,有點捨不得。

我今天就要回台北了。

 

 

 

 

 

 

 

 

 

 

 

 

 

 

他說下次要再帶我來山頂,到山上景色最好、又有香檳無限供應的餐廳一起吃Brunch。

他拿起iPhone手機,拍下了我們在山頂上的第一張合照。

 

 

 

 

 

 

 

 

 

 

 

在回台北的飛機上,我吃起他送我的糖果,他說這是他最愛吃的軟糖「Percy Pig」。是他特別在Marks&Spencer超市買的,讓我吃的時候可以想到他。

 

 

 

 

 

 

 

 

 

 

 

 

 

 

真的很甜(就像他一樣),還會有一種”全世界都變成粉紅色”的感動 ……

不知道下次見面是什麼時候?我已經在期待了。

 

第一次約會-拜見父親大人

3 Jun

早上睜開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手機,看看有沒有他的簡訊。這個習慣算算應該就就是從今天開始養成的,成為我每天早上的第一個習慣。

今天約好了一起去看早場電影「醉後大丈夫 2」,我們的第一部約會電影。他怕我肚子餓,還貼心的幫我買了咖啡和三明治,當然還有我愛吃的爆米花。

坐在電影院,我們沒有牽手(但是我有在等),只是從頭到尾都一直笑個沒停。我在大笑時,都會趁機偷瞄他,偶而還會閃過一絲憂慮:他還記得昨晚的初吻嗎?

出了電影院,他彎下身親了我的嘴一下。

嗯,還好他記得。

 

下午拉布拉多去機場接他父親,我勒,就在ZARA逛街血拼,逛著逛著,突然電話響了,是他打來的!

拉布拉多:「妳在幹嘛?」

吉娃娃:「沒事就逛逛街啊!」

拉布拉多:「妳晚上五點以後有事情嗎?我爸爸剛好過境香港,他想跟你見見面。就是隨性聊聊天,不是很正式的那種……」

吉娃娃:「喔…..可以啊……」

拉布拉多:「那我晚一點傳簡訊給你,晚上就約五點……..」

 

後面我就無法集中注意聽他說話了,因為我的大腦被突如其來的邀約弄得團團轉,充斥著各種自問自答的聲音:

“他是認真的嗎?”

“跟他爸爸見面?”

“我今天才跟他真正相處第二天,他到底在想什麼?”………….

我不自覺的呆在ZARA更衣間緊張的發抖,打了越洋電話問我乾弟傑西和好友史蒂芬:「到底雙魚男在想什麼啊!?」(有沒有緊張得很誇張,還打電話討論研究雙魚男!?)

 

終於,五點到了。拉布拉多帶著他的爸爸出現,我們約在OZONE一起看香港的夜景。

 

 

 

 

 

 

 

 

 

 

 

 

 

 

他的爸爸長得有沒有像英國歌星 Phil Collins!呵呵!

 

 

 

 

 

 

 

 

 

 

 

 

 

 

他爸爸叫做大衛,很風趣,擁有一個英美傢俱品牌,本身做設計和商品開發,穿衣服很時尚,對奧迪修旅車很癡迷,直覺就是個雅痞爸爸。

 

 

 

 

 

 

 

 

 

 

 

晚上回到家我跟拉布拉多互傳簡訊:

拉布拉多:「我爸爸對你印象很好,覺得你是個好女孩!」

吉娃娃:「是噢,你怎麼會想讓我跟你爸爸見面吃飯啊?」

拉布拉多:「因為我想讓我爸爸看看我未來”可能”的女朋友啊!」

吉娃娃:「但是我對你爸爸比較有興趣耶……」

拉布拉多:「:(」

 

其實我比較想知道,我是不是”唯一”的可能女朋友人選。不過我並沒有急著想知道答案,因為到目前為止,我只要閉上眼睛想到他,甜蜜的晚上做夢都在笑了!

第一次約會-願賭服輸的First Kiss

2 Jun

這是海洋公園的後記。當天下午我們從海洋公園回到市區,各回各的住處梳洗完畢,相約晚上要一起吃飯、看電影。

晚上他到飯店接了我,說要帶我去一家不錯的日本餐廳吃飯,然後再一起去看「醉後大丈夫 Hangover 2」。他是個外國人,我對香港也不熟悉,兩人開始尋找他口中說的那家日本餐廳,結果繞來繞去迷了路。

他拿著iPhone map拼命找路,非常堅持、不輕易放棄(言下之意就是:身為路痴的我,穿著高跟鞋走了很久的路 ……Orz)。我發現:Pilot真的有種對於方向的靈感和堅持,也或許是如此,他才能成為好的Pilot。

方向感好的狗不一定鼻子很靈。他跟我說那個日本料理餐廳多好多好,我進了餐廳看了Menu就傻眼,這是日式快餐拉麵店啊!對約會和美食非常在乎的我,看到菜單裡有California Roll都會讓我有種想哭的感覺。

但是我還是很開心!看著他玩了一整天、肚子很餓的樣子就讓我想到家裡的法國鬥牛狗 DiDi!

 
 
 
 
 
 
 
 
 
 
 
 
 
 
 
 
 
 
 
 
拍了照,才發現我們不約而同穿了黑白系列的情侶裝耶!

 
 
 
 
 
 
 
 
 
 
 
吃完了飯,電影已經趕不及了。他說想帶我去蘭桂坊的俄羅斯冰酒吧玩玩。

 
 
 
 
 
 
 
 
 
 
 
 
 
 
 
 
 
 
 
 
 
喝了一杯vodka shot,再披上店裡的貂皮大衣,就感覺沒這麼冷了。

 
 
 
 
 
 
 
 
 
 
 
 
 
 
 
 
 
 
 
 
 
 
 
 
 
 
吉娃娃:好像沒這麼冷咧!不然我們不要穿貂皮大衣,看誰先冷得受不了要投降就算輸?

拉布拉多:好啊!贏的人可以要求輸家做一件事情!任何一件事喔!

吉娃娃:一句話!沒問題!
  
 
 
 
 
 
 
 
 
 
 
 
 
結果很有問題。我頭殼壞掉,忘記拉布拉多是從寒冷的英國來的冷血動物啦!

 
 
 
 
 
 
 
 
 
 
 
 
 
 
 
 
最後當然是我投降!這是輸家在蘭桂坊被整以前的照片。

 
 
 
 
 
 
 
 
 
 
 
 
 
 
 
 
沒料到,他給我的懲罰竟然是:喝下這杯”flaming lamborghini”!!

 
 
 
 
 
 
 
 
 
 
 
 
 
 
 
 
 
 
 
 
 
媽啊,這藍色的東西上面還有火,要怎麼喝!我嚇壞了,硬著頭皮喝到底。我回家跟阿Cat說起這回事,她說:「喝這東西很容易燒到頭髮和衣服,很危險耶!」但是我覺得比較危險的不是酒,是拉布拉多!看看他把我灌醉後得意的表情,很賤!

 
 
 
 
 
 
 
 
 
 
 
 
 
 
 
 
 
這是我第一次親拉布拉多!心跳指數120。
 
 
喝了酒後當然是要去翠華吃宵夜啦!對與我被整,他還是得意洋洋的笑個不停,像是隻貪玩的拉布拉多。

 
 
 
 
 
 
 
 
 
 
 
 
 
 
 
 
 
 
 
 
 
 
 
 
 
 
慢慢認識他以後,才發現拉布拉多和法國鬥牛狗的個性差不多 — 都很皮!
 
 
今天是我們的初吻紀念日。感謝主,他真的是個英國紳士喔,約會完就乖乖的送我回旅館找阿Cat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