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August, 2011

關於Roster

15 Aug

服務業是不分階級的,從機師、空姐到專櫃小姐,不論薪資與福利多寡,談到工作時間,一律都叫「排班制」。

機師每個月中旬都會拿到下個月的「Roster」,也就是我們百貨業所謂的「班表」,比較不同的是,航空公司太大(機師上千人、空姐上萬人),不像是百貨小專櫃還有辦法跟主管協調事先”喬”班表,要管理的人數這麼多,如果每個人都事先喬班表,那航空公司豈不是忙不完了。拉布拉多的班表是類似分配制的,要喬時間也得事後再跟其他同事調班。傳說中的Roster長這樣:

 

 

 

 

 

 

 

 

 

 

 

 

 

這是我第一次拿到他傳給我的Roster。

剛認識拉布拉多的前三個月,我總是搞不清楚他下個月要幹嘛,畢竟他還沒有習慣(或是沒有義務)要跟我”報告”他的行程。所以第一次拿到他的Roster,我有種”哇,終於束手就擒”的快感!

但是這快感沒有維持很久。自從他開始傳給我Roster之後,我從此成為”不自由之身”,我的時間也跟著被Rosterize了!一般人可以規劃兩個月、三個月、甚至一年以後的休假和行程,但是拉布拉多不行,因為班表在前15天才會公佈在公司的內部系統裡。也就是說,我只有15天的時間能夠知道下個月何時可以見到拉布拉多,更別提規劃休假或是旅行了!想像一下,如果我希望下個月可以跟拉布拉多去旅行,我只有15天的時間可以訂機票、訂旅館、安排工作、安排DiDi……。也就是說,身為拉布拉多的女朋友,我比一般人得花更貴的錢訂旅館和機票,而且只有更短的時間安排和準備。(你現在可以想像我的經濟和精神壓力了吧?)

要維繫一段感情,就是要付出時間”陪伴”(companion)!只是為了陪伴拉布拉多,我付出的代價好高、好累喔!而且畢竟我也不是他的什麼人,他們公司給他的companion福利也輪不到我…… 好啦,我要收尾了,再寫下去,這一篇就要變成「抱怨文」了!只希望拉布拉多身為一個外星人,有一天能瞭解這種不同於一般人陪伴的辛苦,給我多一點體諒和關心,以及免費機票!

我只能趁著他的Roster,盡量去香港看他,或是他來台北看我,這種短程機票我還負擔得起! 😦

Advertisements

三個月紀念日-Joel Robuchon

13 Aug

我跟張小寧說,這個月是我和拉布拉多的”三個月紀念日”,她淡淡回了一句:「兩個瘋子」!

 

其實瘋子不是兩個,是只有一個 — “ME”!是我一頭熱想找個藉口吃好料的!「紀念日」頂多就是個想穿著美美出去吃飯的藉口罷了!

 

通常女人一但產生被冷落的情緒時,這種發瘋的症狀就更明顯,時常是「你欠我一頓大餐」或是「你一直飛義大利怎麼沒想要幫我買個包包」這種無理取鬧式的小孩子情緒反應。拉布拉多說,西方女人很少會這麼物質化,習慣「用物質補償情緒」,但是東方女人似乎很吃這套。

 

我們認識三個月,真正相處的時間不到10天。別人的三個月恐怕全香港或台北浪漫餐廳全吃遍了,而今天是我們第一次正式走進高級的餐廳。既然難得當然就要吃最棒的啊,最棒的當然就要有米其林星星啊!於是我訂了位在BELLA VITA的Joel Robuchon餐廳,要正式地吃一頓浪漫的燭光晚餐,決定用大餐撫慰我寂寞的胃!

 

著名的L’atelier 麵包

 

 

 

 

 

 

 

 

 

 

蕃茄卡布奇諾冷湯

 

 

 

 

 

 

 

 

 

 

拉布拉多點的蘑菇湯好夢幻!

 

 

 

 

 

 

 

 

 

 

紅酒燴牛小排佐鵝肝(我邊寫邊流口水了!)

 

 

 

 

 

 

 

 

 

 

甜點忘記是什麼,應該是拉布拉多最愛的巧克力

 

 

 

 

 

 

 

 

 

 

重頭戲 — 我們的「紀念日巧克力蛋糕」!

 

 

 

 

 

 

 

 

 

 

有沒有盛裝打扮!?

 

 

 

 

 

 

 

 

 

 

 

買單後記:

拉布拉多:「You Taiwanese women are so expensive!」

吉娃娃:「台灣女人不是”很貴的”(expensive),而是”寶貴的”(precious)!」

 

 

 

愛宴吃西餐

12 Aug

我曾經想寫一本關於「potluck」的書,這個字本意是每個人帶一道菜到某個人家中做客一起吃飯,所以菜單是未知、菜色碰運氣。在教會裡,我們將「potluck」翻譯成「愛宴」— 聚會結束後大家享用彼此用心準備的佳餚。我很喜歡這個字,它讓我想起我們這一生,因著上帝的愛、與周圍的人的祝福,才能成就這一場或長或短的豐盛宴席。

還記得親友團嗎?好不容易拉布拉多來台灣,親友團裡的尊約翰夫婦熱情的招待我、拉布拉多以及張小寧到新家做客。我早已耳聞繼承希臘血統、愛好美食的尊約翰天生好手藝,所以拉布拉多和我慕名且空腹而來,今晚好好品嘗尊約翰大師的廚藝!

希臘花園洋蔥蕃茄橄欖嫩蛋油醋沙拉

 

 

 

 

 

 

 

 

 

 

 

 

 

義式培根奶油白醬寬麵佐新鮮蘆筍

 

 

 

 

 

 

 

 

 

 

 

 

 

傑米奧利佛式蕃茄紅醬千層麵

 

 

 

 

 

 

 

 

 

 

 

 

 

巧克力米奶酪提拉米蘇

 

 

 

 

 

 

 

 

 

 

 

 

 

 

雖然不是「愛宴」,但依舊是充滿歡樂的夜晚。瞧這兩個老外:左邊的希臘仔比手化腳、笑話不斷;右邊的英國佬則是雙手抱胸、正襟危坐,彷彿說話的時候雙手不知道該放哪。(我發現不僅是拉布拉多,很多英國人都是這樣,聊天的時候永遠都在抱胸!)

 

 

 

 

 

 

 

 

 

 

 

張小寧笑我跟佳樺是「西餐妹」!我心想,如果吃慣了道地的「歐式」西餐,怎麼捨得換口味?

謝謝大廚尊約翰!今天的大餐真的是太~~~好~吃啦!

第二次來台灣

11 Aug

今天住在倫敦的好朋友念愷看了網誌後寫信給我:「你到底是在寫”秘密網誌”還是”愛現網誌”?!可以再噁心一點!…….」

所以我決定了,噁心扒拉的愛情故事先暫停一周!

這篇是「食物文」。

和拉布拉多「每二十天見面五天」這樣如同月經週期般的關係仍舊穩定持續著。這是他第二次來台灣,一方面是來”補過”七夕情人節、順便慶祝我們”三個月紀念日”,一方面則是要讓他正式見識一下台灣遠近馳名的小吃到底有~多~好~吃!!

第一站:西門町 雪王冰淇淋

「雪王」在我的記憶裡有著十分重疊但卻不重覆的味道,最早應該是小時候跟著爺爺來中山堂開會的時候順道坐下來吃的,印象有點模糊,吃得應該是紅豆口味;印象較深刻的應該是北一女時期,前往西門町鬼混的路上(也是順道坐下來吃的),最記得的是「豬肉冰淇淋」的味道。

正當炎炎正午,我告訴拉布拉多:「等一下帶你去吃冰淇淋!」他像是個小男孩一般雀躍著,從他的大眼睛裡只見到兩個商標:哈根達斯+酷炫石,而且都是巧克力口味的。

當我們從老舊的衡陽路轉進雪王的那一剎那,我告訴他這是冰淇淋店,有很多奇妙口味的冰淇淋,只見他瞳孔裡的巧克力冰淇淋消失了,變成了兩個大問號!這麼多年了,即使是我這個在地台北人,走進雪王這個不像冰淇淋店的冰淇淋店,難免都還是會有視覺、味覺錯亂打結的狀況,更何況是個老外。

我鼓勵他點了一個「肉鬆冰淇淋」,英文是「fluffy pork ice cream」。對了,老外喜歡吃香腸但是不愛吃肉鬆,白稀飯配肉鬆對他們而言是口味大挑戰,這次換成牛奶加肉鬆,別說是他,對我而言也是個大挑戰。

從這個表情應該看得出來 — 結果我們都沒吃完!

 
 
 
 
 
 
 
 
 
 
 
 
 
 
 
 
 
 
 
 
 

第二站:西門町 成都楊桃汁

這也是重覆著我高中時代的回憶,大熱天練完儀隊後來一杯楊桃冰,真的很爽!我一直到出國留學工作以後,才知道楊桃是屬於台灣和東南亞地區的特產水果,或者比較像是蔬菜吧,在歐美是很難買到的。

坐在店裡,我不斷鼓勵拉布拉多喝楊桃汁,說了很多關於楊桃的優點和功效,清涼退火、潤喉化痰還可降血壓等等……

 
 
 
 
 
 
 
 
 
 
 
 
 
 
 
 
 
 
 
 
 
 

但是他還是給我這個無奈的表情 — 老外喝不習慣啦!

 
 
 
 
 
 
 
 
 
 
 
 
 
 
 
 
 
 
 
 
 

第三站:西門町 阿宗麵線

我心想:如果阿宗麵線可以開到LA,那老外的接受度應該是會高一些吧!

果然沒錯,這一站拉布拉多終於笑了!他說這個「rice noodle soup」挺好吃的,而且不像是日本人聞香菜色變,他倒是挺愛香菜的!

 
 
 
 
 
 
 
 
 
 
 
 
 
 
 
 
 
 
 

 
 
 
 
 
 
 
 
 
 
 
 
 
 
 
 
 
 
 
 
 
 

第四站:西門町 鹹酥雞

鹹酥雞應該不算是台灣人的發明,這種又鹹又油又酥的炸雞應該是老外發明的,但是台灣人把它發揚光大 — 炸雞加上胡椒鹽後就是特別的香!

你看他的表情有沒有麥克阿瑟在吃麥克雞塊的樣子?這是他第一次吃到鹹酥雞,統領百貨後面也有個同樣的鹹酥雞攤,從此以後他動不動就跟我說:我要去那個「fried chicken place」!

 
 
 
 
 
 
 
 
 
 
 
 
 
 
 
 
 
 
 
 
 
 

第五站:基隆廟口夜市

這是我生平第一次自己開車載人去基隆廟口,而且是大小姐我開車帶男朋友出去玩。一路上我一直跟拉布拉多說:你真的很幸運!

今天的廟口人群沒有週末來得多,所以吃起來倒是挺起勁的。可惜我最愛的豬血湯沒開,否則我倒是很想看看拉布拉多吃豬血的表情!

這次的小吃路徑是:肉圓–>天婦羅–>鼎邊銼–>紅燒鰻

 
 
 
 
 
 
 
 
 
 
 
 
 
 
 
 
 
 
 
 
 

當然,還是要吃一下花生泡泡冰啦!被雪王冰淇淋嚇到之後,從此台灣的冰品就被拉布拉多排行榜除名了。

 
 
 
 
 
 
 
 
 
 
 
 
 
 
 
 
 
 
 
 
 
 

在夜市走著走著,突然間….
拉布拉多:「你有聞到一個味道嗎?」
吉娃娃:「沒有啊?什麼味道?」
拉布拉多:「有屍體或是垃圾沒倒,或是垃圾在燃燒的味道….」
吉娃娃:「咦,你說的是那個嗎?」

我指著右前方一點鐘方向一個炊煙裊裊、熱氣騰騰的炸臭豆腐攤,周圍還圍著挺多人的。

一轉身,拉布拉多已經往前跑了二百公尺遠了。

拉布拉多一定沒想到,他有一個很瘦但是很愛吃的女朋友。我也沒想到,我會有一個從來都不挑嘴,但一聞到臭豆腐卻拔腿狂奔的男朋友!

莎翁與牛郎

9 Aug

今天真是名符其實的「七夕」,雖然沒有到 七 x 七  = 四 十 九 天沒見面,少說這趟分離的日子已經有 七 x 四 = 二 十 八 天了!

今天織女 —> 我  一邊看電視自己跟自己生悶氣:搞什麼嘛,跟拉布拉多見面的週期,和我大姨媽來的週期竟然差不多!我跟朋友說,以後不要叫拉布拉多Pilot了,改成叫Period好了!!(吼~~)

真的是大姨媽來,想什麼、做什麼都容易上火,一想到牛郎跟織女分開一年不能見面,也覺得很火大(莫名其妙)!躺在沙發上的我悶悶的看著電影台“Dear John”的重播,電影裡的男主角與女主角分離太久,結果那女主角就兵變啦!我翻翻手機通訊錄,想說來看看如果要兵變有沒有什麼人選,結果電話響了 — 拉布拉多竟然從南非約翰尼斯堡打電話回來,嚇我一大跳!

一接起電話就聽到另一端有一個三歲小孩的中文:

拉布拉多:Qui…. Qui – Xi – Jie…..(七夕節)

吉娃娃:七夕節快樂!(我趕緊打斷他,免得他牙牙學語講半天很浪費電話費!)

當下真的很甜蜜,但聰明的女人千萬不能被甜蜜沖昏頭,此時就立刻補上一句:

吉娃娃:誰教你的?!(心裡其實想問:是空姐教你的嗎?)

拉布拉多:另一個機師剛好是香港人,他教我的……. 嗯…… 郵差今天有來嗎?

吉娃娃:沒有,今天郵差放假的樣子。怎啦?

拉布拉多:沒事問問。

怎麼可能沒事問問!害我隔天清早就問管理員:昨天有我的信嗎?今天有我的信嗎?

連續問了兩天,都沒我的信。

第三天,郵差終於來了!

 
 
 
 
 
 
 
 
 
 
 
 
 
 
 
 
 

原來拉布拉多出發去南非前,就從香港寄了一張情人節卡片給我,用中文寫著「七夕節快樂」!而且抄了一首莎士比亞的情詩在卡片背面(以下是我找了梁實秋版本的翻譯):

Sonnet 18

by William Shakespeare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d;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d;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st;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st in his shade,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st: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我可能把你和夏天相比擬?
你比夏天更可愛更溫和:
狂風會把五月的花苞吹落地,
夏天也嫌太短促,匆匆而過:
有時太陽照得太熱,
常常又遮暗他的金色的臉;
美的事物總不免要凋落,
偶然的,或是隨自然變化而流轉。
但是你的永恒之夏不會褪色;
你不會失去你的俊美的儀容;
死神不能誇說你在他的陰影裡面走著,
如果你在這不朽的詩句裡獲得了永生;
只要人們能呼吸,眼睛能看東西,
此詩就會不朽,使你永久生存下去。

我要拉布拉讀這首詩給我聽,以前都覺得英國腔沒什麼,就是難懂!但是第一次聽到有人用英國腔讀詩給我聽,我的媽啊~~  超 – 性 – 感!

放兩段You Tube的詩文朗誦影片給你們看看,你一定也會愛上這個情人節的浪漫驚喜!

如果拉布拉多老了,聽起來應該是這樣(搞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