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September, 2011

第一個Promise

12 Sep

在一起不到四個月,其實從來沒擔心過他出去玩,反倒是”前女友”這件事令我耿耿於懷。雖然拉布拉多口口聲聲說,我是他第一個正式的女朋友,是第一個登上他臉書「正式交往中」寶座的女人,但是我還是很介意。回想剛認識拉布拉多第一個月,他問我會不會介意他還以前女朋友聯絡,我的回答是: 「不介意啊!當然沒關係啊!」,但是從頭到尾我心裡一直”有關係” — 介意的要死! (活該誰叫他第一次跟我約會竟然把我叫成前女友的名字!)

 

其實介意的程度和他對於隱私保護程度有是成正比的,我只是他「四個月女朋友」,當然不知道他的iPhone或Email密碼,所以他到底打了電話給誰、寫了信給誰……我是完全沒概念的,在這種情況下,我當然很介意 — 他越想保護隱私,我越不相信他;他越不想讓我看到iPhone的那四位數字鎖,我就越想看……

 

為此,我還做了一個女朋友大調查:妳有沒有你老公(男友)的密碼?!!!

 

「我有他的提款卡密碼、Email密碼等等,因為他的機票、錢啊、什麼的都是我處理的,這樣比較方便啊……」Q說。

「我有他的Email密碼,但是他不知道。」P說。

「我的密碼我幾乎都有,FB、Email、提款卡…..,但是我們已經認識十幾年啦……」C說。

「我有我老公的密碼,但是他好像沒在介意。」V說。

「我有他的密碼,他也有我的啊,我們之間沒有什麼秘密。」S說。

 

有了足夠的調查樣本,我理直氣壯的問他。

吉娃娃:「我可以有你的密碼嗎?」

拉布拉多:「不行。」

吉娃娃:「為什麼不行?」

拉布拉多:「因為你要學著相信我。」

吉娃娃:「我相信你啊,所以我的iMac沒有鎖,裡面都有我的照片耶!我的iPhone密碼你也看到了啊…..」

拉布拉多:「……..」

 

拉布拉多總說我”地域性”很強,喜歡佔地盤。沒錯,我總是很警戒,深怕哪個空姐跟他要電話之類的。但是其實拉布拉多對他自己的”地域性”才強,深怕我踩進他的”自由區” ,侵犯了他長久以來的自由活動空間,或是讓他感覺活動區縮小,讓他覺得受到拘束。

 

為了「犧牲隱私權、提高安全感」這個議題爭執不下,我們坐在IFC連卡佛的Agnes b. Cafe,拉布拉多幫我點了一個巧克力蛋糕,跟我說:「我答應你,兩年以後,等我升職了,薪水可以養得起你和小孩,我們就結婚!但是你要答應我,不能再這麼沒有安全感了。」

 

這是他的第一個Promise。

 

 

 

 

 

 

 

 

 

 

 

 

 

 

後記:拉布拉多說他只說了「升職以後」,「兩年以後」這個期限是我加上去的。我現在趕快寫下來,免得二年後他跟我說這段故事是我幻想的……

Advertisements

關於那個不能說的事(下)

11 Sep

吃完了麥當勞,我們坐地鐵回上環站。在地鐵站他摟著我的肩膀,邊走邊聊,聊着聊着,竟然又聊到另一件不能說的事……

拉布拉多:「為什麼妳不肯告訴我你幾歲啊?你到底幾歲?」

吉娃娃:「我不是跟妳說了嗎?我55歲。」

拉布拉多:「不要開玩笑!我是認真的!」

吉娃娃:「我也是認真的……」

在這段關係裡,除了「意外」,另一件”不能說的事”是 —「年齡」,這也是我心裡最碰不得的秘密。

這得要從頭說起:拉布拉多和我剛認識的時候,用手機WhatsApp告訴我他23歲。我不相信他,以為他在跟我胡說八道。因為他外表看起來說起話來都跟我差不多啊。一直到過了一個月,我們在香港終於見了面,我趁他不注意的時候,偷看到他的香港居留證上的生日(噓….這也是另一件不能說的事….),看了我差點ㄘㄨㄚˋ 塞,當下連髒話都差點罵出來……天啊,他真的只有23歲!

看完之後我跑進廁所坐在馬桶上愣了很久,覺得怎麼自己長這麼大卻視人不清 — “失算”!明明他看起來沒這麼年輕啊,明明他說起話來沒那麼幼稚啊(懊惱)…… 後來,我想通了,這應該又是”東西大不同”!  老外的男性賀爾蒙很旺盛,很早就會掉頭髮,所以20幾歲的男生看起來會像30幾(西方女人則是30幾歲就長滿皺紋活像阿嬤),但是西方男生因為很早就開始交女朋友,所以比較瞭解女孩子,說起話來比東方男生成熟體貼的多(甜言蜜語也多很多….)。

「現在離得開他嗎?」我問我自己。嗯……好像沒辦法耶!我已經喜歡上他,來不及撤了。

進也不是,退也不是,進退兩難之間,「年齡」就變成我心中最大、最說不能說、也最不敢說的秘密。

「有什麼好怕的?早點說也好,大不了就散啊!現在說散還不算太晚!」,10個好朋友就有9個這麼勸我。

是啊,有什麼好怕的?老娘我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偏偏我什麼都不怕,就怕心愛的人離開 — 我真的很害怕他的離開。死亡,不能真正將相愛的人分開;但是不愛了,就真的分開了。

我其實更怕,哪一天等我們吵架,他會用叫我Grandma,我可能會真的承受不住的昏過去……. 所以,先等我做好心理準備再說吧,上帝知道我的心,祂會為我安排一個最適當的時刻的。

總之,我還是沒說。關於這件事,在我心裡是個不能說、但好朋友大部分都已經知道的事。

後記:我鼓起了八百輩子的勇氣,終於寫了這篇文章,獻給一直默默鼓勵我的好姊妹:Anne、阿K、林小樺、Stella、Jennifer、Alice、Janice、貴婦奈奈、Anny、Kerstin、Kate、Karen、Stacey、Viola、Peko。

關於那個不能說的事(上)

11 Sep

通常我最不敢說出口的事情,就是我最害怕的事情。

在這段關係裡,有2件”不能說的事”:一個是「年齡」,一個是「意外」。怕什麼呢?前者是害怕他承受太大的時間壓力而選擇離開我;後者是害怕在我毫無準備的情況他不再回到我身邊。

我害怕他的離開。

今天好朋友愛麗絲問我:「今天是九一一,你想到會不會很害怕?」

當下我腦中沒有太多想法,因為我不敢想!但是這種恐懼感隨時都隱隱存在著。還記得幾個月前,當我還在抉擇到底要不要跟他在一起的時候,我想像如果有一天意外發生了、生命中的重心消失了、他不再回來了,我該怎麼辦?但是我也不甘心因為害怕而拒絕一段快樂的戀愛。因為害怕失去,所以拒絕擁有!?這絕對不是上帝的本意。於是我選擇跟他在一起,選擇承受未知的未來。

這一天,我和他坐在香港中環麥當勞吃宵夜:

吉娃娃:「你知道DiDi有受洗耶!他是基督徒(基督狗)!」

拉布拉多:「哈哈!你好奇怪!你怎麼幫他受洗?」

吉娃娃:「是我朋友教我的,就問DiDi說:『DiDi!你願不願意接受耶穌基督作你的救主?不願意的話請搖頭!』 因為DiDi沒有搖頭,所以表示他欣然接受成為基督徒啦……」

拉布拉多:「哈哈!你幹嘛要幫小狗受洗啊?」

吉娃娃:「嗯……因為如果沒有意外,DiDi應該會比我早走吧!我沒辦法接受再也看不到他的事實,那會讓我無法繼續正常生活。我必須要確切知道DiDi可以上天堂,他會在天堂等我,我們還會再見面!受洗以後,他就可以上天堂啦……」

講到這裡,我哭了。想到DiDi會離開我,連用想的我都沒辦法承受,更何況是那真正分離的那一天……

我低著頭,擦掉眼角的眼淚,抬起頭跟拉布拉多說:

「你可以受洗嗎?因為我也沒有辦法失去你……」

他也哭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