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March, 2012

烏龜與F1賽車

25 Mar

拉布拉多上次答應DiDi,只要回台就帶DiDi去河濱公園玩(我覺得拉布拉多自己也想去公園玩吧……)總之,今天我難得放下手邊工作,全家一起到河濱公園晒太陽!

大佳河濱公園的狗狗區分為「大狗區」和「小狗區」,上次DiDi生日我們是到「大狗區」,所以才有黃金獵犬等許多大型狗在旁邊跑來跑去。因為擔心DiDi受傷,所以這次我們決定把DiDi放在「小狗區」與博美、西施狗、巴戈等小狗狗玩。

到了「小狗區」,DiDi顯得有點”壯志未酬”,顯然不把其他小狗放在眼裡!甩開惱人的小博美,DiDi獨自跑到大狗與小狗區分野的柵欄邊,遙望著它心目中的”對手” — 哈士奇。

只見哈士奇在柵欄的另一邊、DiDi在這一邊,兩隻竟然賽跑了起來!從這一頭奔到那一頭、又從那一頭奔到這一頭!DiDi學著大狗哈士奇的步伐,開始大步飛奔跳躍…….

拉布拉多:「你看你兒子跑步的樣子突然變了,前腳抬得好長,後腳還像袋鼠一樣蹬得好高,它以為它是一匹馬嗎?」

吉娃娃:「哎呀,它在學哈士奇跑步啦!你快去阻止DiDi,我怕它太喘了…..」

 

 

DiDi其實算是中小型狗:身高不高,但體重12公斤,非常結實!只是DiDi的心臟畢竟是小型狗的心臟 — 容易氣喘、衰竭,所以每次看DiDi爆衝,就像是用小引擎開重車,做媽的我片刻都不能分神,得一直盯著它,怕它受傷。

果然,學大狗跑步很快就累了,我們今天來公園只跑了一個多小時,DiDi就喘呼呼的要我們抱回家啦!

我好不容易應付完爆衝的DiDi,接下來換應付拉布拉多了。喜歡奔馳速度感的不只是DiDi,拉布拉多才真的是熱愛速度 — 不僅愛開飛機(空中時速900公里),更愛賽車!只要是一級方程式賽車的賽事,拉布拉多絕對不錯過,一定是要盯著電視看完全程,今天竟然還硬拉著我去Sports  Bar看ESPN大螢幕轉播…. 😦

吉娃娃:「每天開飛機那速度還不夠快嗎?賽車哪有比飛機快?有什麼好看的……」

拉布拉多:「開飛機不比賽車啊,坐在飛機裡沒什麼速度感,再怎麼加速還是感覺飛機沒在動。但是賽車就不一樣了,那是一種運動啦!那些賽車手都要運用很大量的體力和腦力去操控賽車…….」

今天現場轉播的是馬來西亞賽事,拉布拉多還是一貫的幫英國籍車手路易斯.漢米爾頓(Lewis Hamilton)加油~

 

 

 

 

 

 

 

 

 

 

我真的對運動和速度沒什麼興趣。我在家裡是出名的動作慢吞吞,綽號是”烏龜”。我喜歡慢慢來,我時常感覺時間不存在,很容易進入”永恆”的冥想狀態,我很自豪的說—「動作很慢」—就是我維持年輕的祕訣之一!總之,看F1賽車讓我覺得有種”呼吸不過來”、”壓力很大”的感覺,真的超過我的能耐……

所以我在酒吧裡對著大螢幕竟然睡著了zzzzzZZZZZZ (拉布拉多偷拍)。

 

 

 

 

 

 

 

 

 

 

 

 

 

為了”強迫”自己培養跟男朋友相同的興趣嗜好,接下來還有一個更大的挑戰:拉布拉多要在我生日的時候,專程去上海車道現場看方程式賽車!有沒有搞錯~是我的生日耶!我怎麼這麼可憐啊~ 😦

後記:我們拔河了好幾天,他終於妥協了 — 我陪他看賽車,他要陪我去教會!哼,這還差不多…… ^^

Advertisements

中國熱與鴉片戰爭

19 Mar

今天他一個人吃晚餐的時候,第一次用iPhone手寫板練習寫中文字!

吉娃娃:「你在哪裡吃晚餐?」

拉布拉多:「店名有這個字,”畫”給你看….」

 

 

 

 

 

 

 

 

 

 

 

 

 

拉布拉多:「奇怪,旁邊跳不出來我”畫”的這個字耶~」

吉娃娃:「你是要寫”美”嗎?是這樣寫…..」

 

 

 

 

 

 

 

 

 

 

 

 

 

拉布拉多:「我覺得妳寫的字跟店招牌上的字體長得不像,我”畫”的比較像……」

 

 

 

 

 

 

 

 

 

 

 

 

 

原來他是坐在家裡附近的美心快餐吃飯,真不知他莫名其妙跟我爭什麼?筆劃不對,當然跳不出來正確的字嘛!到底是你會寫中文還是我!?(撥瀏海~)

 

 

 

 

 

 

 

 

 

 

 

剛認識拉布拉多的時候,他說朋友笑他搬到香港以後就染上了「中國熱」(China fever) — 這是一種像是發燒般的症狀,任何亞洲或中國的事物在老外眼裡都變得特別酷、特別新鮮、特別美 — 尤其是女人。

拉布拉多似乎也有這個症狀。

他除了愛上我以外,他也愛上了台灣的一切:友善的台灣人、各式小吃、和兼容並蓄的台灣與中華文化。

他從英國買了一本劍橋出版社”權威大師級”的「中國歷史介紹」,而且他只要放假沒事就會拿書出來K,從炎黃五帝開始,現在已經讀到漢朝了呢!(這點我自嘆不如,可能是我十八歲以前真的讀太多書了,現在的我了不起就是看八卦報紙和讀流行雜誌吧!)

拉布拉多:「『秦朝』和『清朝』是不是不一樣的?(因為英文發音是相同的)那個統一文字的是『秦朝』對不對?…… 」

吉娃娃:「你好棒噢,兩個朝代是不一樣的啊,一個是西元前,一個是西元後,但是都是”古時候”……。」

每次被他拷問”歷史問題”,我會試著敷衍他、企圖轉移話題,然後背地裡都偷偷Google一下答案,深怕自己”誤人子弟”。不是我不愛歷史、想忘記過去(聯考我的歷史成績也是高標!),只是當我越瞭解拉布拉多的生活環境、了解西方女人充滿自信的生活,相較於我奶奶、我媽媽、或是我們這一代處處受到傳統價值觀約束的台灣女人,就會讓我越不喜歡中國歷史對於女性的描述。以前我爸常提醒我:「長大就要學會漸漸把東西丟掉,如果半年以上沒用到的東西,就可以丟掉,免得久了變成”包袱”」。怎知,歷史課本的確可以丟掉,文化的包袱卻甩也甩不掉啊!

說到文化,我認識一些老外朋友,可能比較少與華人來往,所以分不清「台灣人、「大陸人」、「香港人」、或是「新加坡人」等地區性的文化差異,一律統稱我們為”ASIAN”!更別說要這些老外了解「兩岸」這個深奧莫測、變化玄虛的陸台關係。但是拉布拉多不同,”勤學向上”、”關心國政”的他不僅知道日本和韓國都承襲了中國文化(對,孔子不是韓國人!豆漿也不是韓國人發明的!)、他還了解「國民黨」、「民進黨」各自不同的政策,甚至還叫得出「馬英九」、「蔡英文」和「胡錦濤」的名字!^^

身為一對情侶。當然不會沒事盡聊這些生硬無聊的政治話題!我們最愛一起在網路上看印度裔、加拿大籍的主持人Russell Peters的脫口秀,看Russell Peters搞笑,把敏感的種族歧視、英文腔調變得幽默趣味!拉布拉多最愛的當然就是這段廣東腔的”Be a man! Do the right thing!”,而且拉布拉多在旺角的地攤跟老闆講價,老闆真的用廣東腔說了一個語音很長很長很長的Nooooooooo~~~

如果當年英國人帶著鴉片叩關,聽到清朝皇帝說”Nooooooooooo~~~”的時候,也能一笑置之,那歷史就大不同了!1841年間,洋人讓中國人染上了鴉片毒癮,讓中國輸了戰爭,失掉了香港、九龍、新界,也失掉許多珍貴古物(現在都在大英博物館裡);如今,東方大國崛起,只見這些洋人紛紛染上中國熱病,前仆後繼的來到香港和中國淘金….. 有時候,別太計較眼前的輸贏,因為戰爭、輸贏都只是一時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