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August, 2012

香港犬居日記─豬狗不如(上)

26 Aug

又是好久沒更新網誌了。 先說,不是我偷懶喔!而是這些日子、好幾次坐在電腦前寫這段故事,就忍不住想哭….

 

話說前晚我飛回台北,準備再將一些該打包帶走的、該停話停機的、該去給醫生檢查的、還有一票該中秋送禮說再見的事情給辦好。

怎知出發前,家裡的電梯故障了,我得拖著行李從11樓走到1樓…

吉娃娃:「電梯怎麼故障了?」
管理員:「頂樓的水管破了,水漏到電梯頂部將配電盤,機械全故障了….短時間恐怕是修不好。」

我第一個念頭是:那DiDi怎麼去公園尿尿?抱著他走11層樓?他現在少說也有12公斤啊….

吉娃娃:「如果電梯真的壞很久,就讓DiDi在家裡鋪尿布讓他噓噓吧~」
拉布拉多:「我會看情況,必要時候我會抱著他,別擔心….」

其實我很擔心。DiDi很愛玩,不知道節制;又愛逞強,累了痛了也不會哭叫… 這電梯何時可以修好?… 我頓時間真的不想回台灣了,只想呆在他身邊陪他。

 

飛機在晚上十點抵達,我搭車到了Anne妹家已經很晚了,借住在有三隻小貓圍繞的龍貓睡鋪上,想念著在香港的DiDi和拉布拉多,睡前還一直想知道DiDi在幹嘛…

媽媽不在家,DiDi癡癡望著拉布拉多….
IMG_5880

 

 

 

 

 

 

 

 

 

 

 

 

 

拉布拉多說,剛從公園回來、抱著DiDi走了11層樓梯,決定幫DiDi洗個澡!
IMG_5879

 

 

 

 

 

 

 

 

 

 

嗯,你們兩個沒事就好。我累得闔上眼睡了,怎知,今晚竟是我2012年最後一個安睡的晚上。

 

中午吃完飯,我去拜訪好友蘇珊,卻收到拉布拉多一連串、令我膽戰心驚的Whatsapp….

拉布拉多:「DiDi不能走路了,一直喘氣、好像很痛,打了止痛針,後腳卻不能動了… 媽媽你快回來,我現在得帶他轉院去開刀….」
吉娃娃:「開刀?現在?不要!拜託我現在不在他身邊,可不可以等我回去??」
拉布拉多:「醫生說是急性的,現在開刀還來得及,媽媽你相信醫生的判斷,我們必須相信醫生….」
吉娃娃:「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崩潰大哭中~),我才離開他一晚,到底怎麼了…. 不准帶DiDi開刀,我要是看不到DiDi,我也再也不要看到你!」
拉布拉多:「媽媽你不要哭了,醫生是香港人,會說普通話,我叫醫生跟你解釋好嗎….」
醫生Diana:「喂?是DiDi媽媽嗎?DiDi現在是急性的椎間盤骨刺導致下半身癱瘓,我們簡稱IVDD,是癱瘓四級,只有黃金24小時,我們一定要緊急幫DiDi開刀,過了黃金時期就可能永遠癱瘓了….. 我開過很多這個病例,請你相信我!」

 

我心裡不停地禱告:神啊,請祢讓DiDi遇到最好的醫生,我不知道能相信誰,我只能相信祢了….

Anne妹開車載我趕搭港龍最後一班從香港回台北的飛機,這時,DiDi正在動手術….. 焦急的我巴不得有小叮噹的時空門能讓我現在就回到DiDi和拉布拉多身邊。我一面奔跑向登機門,一面用手機搜尋各種關於IVDD的網站,突然我找到獸醫師王樣的部落格以及粉絲社團–>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02561016460657

 

以前我一直聽到很多人說法鬥的脊椎不好,要小心,現在我才明白要小心的是什麼(我真的是無能無知的媽啊~),原來是狗狗的椎間盤突出:

『椎間盤突出容易發生在軟骨營養先天有缺陷的狗,如臘腸狗,柯基,西施跟北京狗等等,症狀從跛行到終身癱瘓不等,全世界有超過五成的病例是發生在臘腸狗。成立此社群希望提醒台灣飼主能防範於未然,並作為教育與討論的園地。未來希望集合眾人力量,讓這個疾病在台灣逐漸減少,甚至消失。』

 

一下飛機,已經超過十點,打開手機的第一個簡訊是拉布拉多傳來的:

「DiDi手術平安,麻藥剛退已經醒了,但是醫院探訪時間已經過了,你先回家,你到家時我應該也到家了….」

回到家,我看到拉布拉多憔悴的樣子,我們的眼眶都溼了。我們都沒睡好、怕睡過頭,為得是想清早起床、趕上醫院早上7點開放的探訪時間。

 

這是旺角的太平道寵物診所,據說是全香港唯一兩家中具備電腦斷層掃瞄(CT)儀器的大型醫院。
IMG_5887

 

 

 

 

 

 

 

 

 

 

其中,Diana(呂大安)醫師也是香港非常著名的寵物外科醫生。呂醫師的介紹–> http://www.peaceavevet.com.hk/team.php?id=131

看著睡著的DiDi,右手綁著繃帶、吊着止痛針、止吐針的點滴,媽媽的心好痛….
IMG_5918

 

 

 

 

 

 

 

 

 

 

聽到爸爸媽媽的聲音,睡眼惺忪的DiDi試著爬起來。
IMG_5901

 

 

 

 

 

 

 

 

 

 

陪DiDi一起坐飛機、感情最好的青蛙buddy也來陪他了。
IMG_5897

 

 

 

 

 

 

 

 

 

 

看到我們來了,DiDi勉強用前腳撐著身體、爬了起來,想更靠近我們,但是後腳還是沒有力氣。

這就是我們的寶貝 — 意志堅強的DiDi!
IMG_5907

 

 

 

 

 

 

 

 

 

 

這是第一次拉布拉多要我帶著他和DiDi一起禱告,我跟上帝說:謝謝祢!當我知道我眼睛看不到、力量做不到的時候,祢都幫我看著、幫我保護著,求祢繼續醫治DiDi,我相信祢,因為祢是使瘸腿行走的神,求你也給我們一個神蹟,DiDi一定會恢復的!

連續一個禮拜,我每天來回上環與旺角三次:上午7點、下午2點、晚上8點,伴著日初、頂著大太陽、三更半夜也就算了,重點是:一個禮拜了,電梯還是沒修好,我得上下11層樓、每天至少三次。

DiDi的情況漸漸好轉,從原本完全沒胃口、到願意吃水煮雞肉,從原本只能爬起來尿尿、到慢慢可以坐起來。
IMG_5925

 

狗狗的恢復能力真的比人好,也多虧了上帝垂聽我們每一天、拉布拉多、吉娃娃和DiDi三個一起牽手的禱告。謝謝上帝、謝謝Anne妹隨時的支持幫助、謝謝好友Stella、Shelly以及香港靈糧堂小組姊妹們的禱告和關心、謝謝Susan第一時刻的加油、謝謝呂醫師和王樣醫師的專業建議和愛心。

我把禱告文寫下來、和經文一起分享在這裡,希望能幫助每一個焦急的主人(或爸媽):

Father in Heaven: I pray for my baby DiDi. I pray that you would heal DiDi’s spine so that it might glorify you. I pray that as you heal him that his testimony would encourage and help other owners and whoever have family member in diseases. I pray that you take Luke’s and my “mustard seed” faith and increase it as we plant the seed in prayer. I thank you because I know that it is your desire that we be whole – physically, spiritually, and emotionally – for you are Jehovah Rophe, the Lord who heals. I believe that DiDi will “leap as an hart” soon cause you heal him! In Jesus name I pray – Amen

Isa 35:6
Then shall the lame man leap as an hart, and the tongue of the dumb sing: for in the wilderness shall waters break out, and streams in the desert.

Psalms 103:1-3
Praise the LORD, O my soul; all my inmost being, praise his holy name. Praise the LORD, O my soul, and forget not all his benefits– who forgives all your sins and heals all your diseases.

Psalms 6:2
Have mercy upon me(DiDi), O LORD; for I am weak; O LORD, heal me(DiDi); for my bones are vexed.

Psalms 107:20
He sent his word, and healed them, and delivered them from their destructions.

Matthew 11:4-6
Jesus answered and said unto them, Go and shew John again those tings which ye do hear and see: The blind receive their sight, and the lame walk, the lepers are cleansed, and the deaf hear, the dead are raised up, and the poor have the gospel preached to them. And blessed is he, whosoever shall not be offended in me.

Matthew 15:30-31
Insomuch that the multitude wondered, when they saw the dumb to speak, the maimed to be whole, the lame to walk, and the blind to see, and they glorified the God of Israel.

Advertisements

香港犬居日記─狗眼看人低

12 Aug

最近在申請香港簽證和身分證,才發現香港大多數公文都是英文為主的,雖然有中文,但是我的香港朋友說如果要表現”正式”和”競爭力”就一定寫英文!

剛開始我還不太習慣,總覺得明明大家都是中國人,幹嘛寫英文、講英文?Plz~ 講英文有比較高尚嗎?大部分時候我還是堅持說普通話,C’mon~~普通話就是國語好嘛~~~~~~ 偏偏在香港說”國語”就是容易碰到釘子。

最近因為拉布拉多把我心愛的電鍋燒掉了!  ( 就是它 ─ 心愛的虎牌電鍋)

所以我上網找到了日本虎牌電鍋香港代理商公司的電話,想問問這款電鍋多少在香港的售價,對話內容如下:

吉娃娃:「(普通話) 請問XX型號電話香港有沒有賣? 大概是多少錢啊?」

代理商:「(廣東話) 5000文。」

吉娃娃:「(普通話) 怎麼這麼貴,比日本台灣貴這麼多?!!」

代理商:「(廣東話) 你覺得貴可以不用買啊…」

吉娃娃:「(嚇一跳,繼續講普通話) 我可能聽錯你的意思了,能不能找一個會講普通話的人來跟我說?」

代理商:「(廣東話) 聽不懂廣東話是你的問題,因為我聽得懂你的普通話啊!你要找講普通話的人,週一再打來,因為她已經下班了!」

 

我氣得把電話掛掉,立刻驅車前往買一個”象印”電鍋! 然後心裡一面罵:X! 去你的虎牌!(普通話)

 

我整個週末都在氣呼呼的,覺得這裡有些香港人真的是莫名其妙,明明就是服務業,但服務態度極差;明明就要靠大陸客賺錢,對待講普通話的人卻仇視到不行…. 客客氣氣說話是沒學過是不是?講廣東話是比講普通話高尚嗎?講英文就會比講廣東話更受尊重?這裡到底是什麼國家啊!整個很錯亂!!!

正當我一面生氣,拉布拉多一邊看奧運一邊幸災樂禍地跟我說:香港的官方語言就是英文和廣東話啊,不是普通話!接著大喊:「GB (大英國協)萬歲」!!

萬歲個頭啦!就是你們這幫英國人愛裝高尚,搞得香港人也學會如何歧視,都是你們洋鬼子的搞得!!!!  (氣)~~~~

 

今年倫敦奧運,激起了英國人沉淪已久的愛國心,氣氛真的挺團結的。祖籍來自英國的法鬥DiDi也跟著爸爸一起看BBC奧運轉播。

拉布拉多看大電視

 

 

 

 

 

 

 

 

 

 

 

 

DiDi趴在地上看小電視

 

 

 

 

 

 

 

 

 

 

 

 

 

一樣的球賽,不同的視野 ─ 開始體會狗眼看人低的香港生活……

香港犬居日記─內有惡犬

8 Aug

自從在狗公園巧遇美女後,DiDi朝思暮想、嚷嚷著每天至少要去公園打卡三次。

 

今天中午,我和DiDi照例準備要到公園報到,拉布拉多在家等著我們。只是沒想到,這趟去公園,又發生了一件令我和DiDi畢生難忘的事……

 

中山公園靠近澳門碼頭,公園邊有一個不太起眼的鐵皮屋違章建築,集結了許多小船家和電機工,因為平常沒什麼人出沒,所以拴了一隻大狗看守。

這隻『大狗』有多大?你看他趴著的時候身高就有椅子腳這麼高了,他站起來的時候應該有140公分,腿長大概就超過100公分,看起來非常結實有力。據其他一起遛狗的狗主人描述,曾經看過這隻狗像匹馬一般跳過120公分高的狗公園柵欄,而且白色的哈士奇跟他站在一起都像是兔子!這隻狗平常都是拴著的,對路過的人或狗一律不友善,會用低沈雄厚但聲亮極大的聲音吠叫個不停。依照這隻狗的長相看來,他應該是混種的熬犬之類的。

從公園回家的路上我們總會經過這片違章建築 — 這隻狗的地盤,但是我萬萬沒想到,今天這隻大狗竟然沒被拴著!

 

事情發生的很快,大概不到30秒的時間。

起初我沒看見任何狗,也沒聽到任何吠叫聲,忽然感覺有什麼東西在後面追我,當我意識過來的時候,只聽見「鉲擦」像是上下排牙齒碰撞的聲音。

原來,是大狗安靜又飛快如狼一般從後面追上我們(應該是追DiDi),先是想咬DiDi脖子,但是被嬌小的DiDi閃過了,所以只聽到牙齒的聲音,沒想到他動作極快連咬第二次,DiDi的屁股被咬了一口…… 還好我們當時已經拔腿就跑,只是輕微割傷。腎上腺素促使我跟DiDi頭也不回地快跑回家,這是我和DiDi生平第一次被狗追,我們兩個都嚇壞了!

從今天起,DiDi的屁股上多了一個「佛地魔的印記」……

 

回到家幫DiDi擦完藥之後,拉布拉多氣呼呼的帶著我回頭去找狗主人理論。

狗主人是個香港大嬸,她說只是想放大狗去尿尿,沒想到他咬了DiDi,對我們很不好意思,連翻說了好幾聲”SORRI啊~SORRI啊”~。

 

離開了違章建築,拉布拉多說還是去警局報案好了,也得請警察幫忙查查那隻狗有沒有狂犬病之類的。

 

香港警察是不是都有特別挑過?「阿SIR」每個都好帥,長得都像這樣….

 

處理「DiDi被狗咬」一案、帶著我們去找狗主人做筆錄的阿SIR更帥,長得像這樣….

 

阿SIR帶著我們去找狗主人,沒想到狗主人竟然說另一套故事。(以下全為廣東話發音)

 

阿SIR:「妳的狗咬了其他狗,妳知道嗎?」

狗主人:「我不知道,它一直都是拴著的,拴在我旁邊哪裡都沒去啊……」

我聽了當場傻眼!氣得我用很破的廣東話大喊:「妳不要騙警察好不好,我悉聽廣東話啊~~~!」

只見狗主人臉漲得通紅,一旁的阿SIR趕快打圓場說:「小姐你放心,我們是做筆錄,不會只偏向任何一方的。」

 

報案以後,憂心的拉布拉多又帶DiDi去看獸醫院檢查傷口。

 

我一進那獸醫院,裝潢很漂亮,像是走進了整形外科整所,我心想完蛋了、完蛋了……  果然,看完醫生拿了一般的消毒藥水  —  1400港幣!

 

好友Stella從台灣聞訊我們被狗追的事件後,要我用這張照片提醒DiDi:客居他鄉、少惹事以保命。(這是美國一隻小小法鬥惹到了刺蝟,結果被蜇成重傷。)

 

 

來香港還不滿一個月,DiDi多了一個「佛地魔的印記」,我呢,則多了以下深刻的體悟:

1. 香港人尤其是公家單位真的很尊敬老外(尤其是英國人),凡是拉布拉多出現的地方,氣勢就是贏了。(如果我獨自前往、說普通話、一副向是大陸妹的模樣去報案,會不會也派出像劉德華等級的阿SIR接待我呢?)

2. 平常要鍛鍊身體、練習跑步,「拔腿就跑」在香港是用得到的。

3. 除非錢多到花不完,否則沒事最好不要生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