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Family 家人 RSS feed for this section

香港犬居日記─內有惡犬

8 Aug

自從在狗公園巧遇美女後,DiDi朝思暮想、嚷嚷著每天至少要去公園打卡三次。

 

今天中午,我和DiDi照例準備要到公園報到,拉布拉多在家等著我們。只是沒想到,這趟去公園,又發生了一件令我和DiDi畢生難忘的事……

 

中山公園靠近澳門碼頭,公園邊有一個不太起眼的鐵皮屋違章建築,集結了許多小船家和電機工,因為平常沒什麼人出沒,所以拴了一隻大狗看守。

這隻『大狗』有多大?你看他趴著的時候身高就有椅子腳這麼高了,他站起來的時候應該有140公分,腿長大概就超過100公分,看起來非常結實有力。據其他一起遛狗的狗主人描述,曾經看過這隻狗像匹馬一般跳過120公分高的狗公園柵欄,而且白色的哈士奇跟他站在一起都像是兔子!這隻狗平常都是拴著的,對路過的人或狗一律不友善,會用低沈雄厚但聲亮極大的聲音吠叫個不停。依照這隻狗的長相看來,他應該是混種的熬犬之類的。

從公園回家的路上我們總會經過這片違章建築 — 這隻狗的地盤,但是我萬萬沒想到,今天這隻大狗竟然沒被拴著!

 

事情發生的很快,大概不到30秒的時間。

起初我沒看見任何狗,也沒聽到任何吠叫聲,忽然感覺有什麼東西在後面追我,當我意識過來的時候,只聽見「鉲擦」像是上下排牙齒碰撞的聲音。

原來,是大狗安靜又飛快如狼一般從後面追上我們(應該是追DiDi),先是想咬DiDi脖子,但是被嬌小的DiDi閃過了,所以只聽到牙齒的聲音,沒想到他動作極快連咬第二次,DiDi的屁股被咬了一口…… 還好我們當時已經拔腿就跑,只是輕微割傷。腎上腺素促使我跟DiDi頭也不回地快跑回家,這是我和DiDi生平第一次被狗追,我們兩個都嚇壞了!

從今天起,DiDi的屁股上多了一個「佛地魔的印記」……

 

回到家幫DiDi擦完藥之後,拉布拉多氣呼呼的帶著我回頭去找狗主人理論。

狗主人是個香港大嬸,她說只是想放大狗去尿尿,沒想到他咬了DiDi,對我們很不好意思,連翻說了好幾聲”SORRI啊~SORRI啊”~。

 

離開了違章建築,拉布拉多說還是去警局報案好了,也得請警察幫忙查查那隻狗有沒有狂犬病之類的。

 

香港警察是不是都有特別挑過?「阿SIR」每個都好帥,長得都像這樣….

 

處理「DiDi被狗咬」一案、帶著我們去找狗主人做筆錄的阿SIR更帥,長得像這樣….

 

阿SIR帶著我們去找狗主人,沒想到狗主人竟然說另一套故事。(以下全為廣東話發音)

 

阿SIR:「妳的狗咬了其他狗,妳知道嗎?」

狗主人:「我不知道,它一直都是拴著的,拴在我旁邊哪裡都沒去啊……」

我聽了當場傻眼!氣得我用很破的廣東話大喊:「妳不要騙警察好不好,我悉聽廣東話啊~~~!」

只見狗主人臉漲得通紅,一旁的阿SIR趕快打圓場說:「小姐你放心,我們是做筆錄,不會只偏向任何一方的。」

 

報案以後,憂心的拉布拉多又帶DiDi去看獸醫院檢查傷口。

 

我一進那獸醫院,裝潢很漂亮,像是走進了整形外科整所,我心想完蛋了、完蛋了……  果然,看完醫生拿了一般的消毒藥水  —  1400港幣!

 

好友Stella從台灣聞訊我們被狗追的事件後,要我用這張照片提醒DiDi:客居他鄉、少惹事以保命。(這是美國一隻小小法鬥惹到了刺蝟,結果被蜇成重傷。)

 

 

來香港還不滿一個月,DiDi多了一個「佛地魔的印記」,我呢,則多了以下深刻的體悟:

1. 香港人尤其是公家單位真的很尊敬老外(尤其是英國人),凡是拉布拉多出現的地方,氣勢就是贏了。(如果我獨自前往、說普通話、一副向是大陸妹的模樣去報案,會不會也派出像劉德華等級的阿SIR接待我呢?)

2. 平常要鍛鍊身體、練習跑步,「拔腿就跑」在香港是用得到的。

3. 除非錢多到花不完,否則沒事最好不要生病。

 

Advertisements

香港犬居日記─正宗狗仔

14 Jul

搬到香港不到一個星期,我們就被狗仔拍到了……

『FACE』雜誌是現在香港最暢銷的周刊雜誌,10元有三本:《FACE》、《TRADING交易通》和《搵車快線》─《FACE》報導八卦誹聞腥羶色;《交易通》報導理財、創業商機、學習進修、潮流商品、找工作等資訊;《搵車快線》則是汽車資訊、新車和二手車及其配件等買賣資訊。

我和DiDi的照片就是出現在《交易通》裡。

其實『FACE』就是香港壹週刊,俗稱『飛屎』,前身就是著名的『壹本便利』。原來壹週刊不僅在台灣備受抨擊,在香港起家的『壹本便利』,在經營長達15年後,因為腥羶色新聞形象太負面,飽受香港衛道人士抨擊,黎老闆毅然決然在2007年停刊!可是,一不做、二不休的黎智英,在壹本便利雜誌停刊後一星期又立刻宣佈新雜誌『FACE』上架,擺明借屍還魂,果然是商場狠腳色啊!

總而言之,DiDi是在”追美女”(廣東話”摳女”)的時候被狗仔拍到的…..

 

 

 

 

 

 

 

 

 

 

 

 

我說的”美女”,不是照片裡這位連詩雅喔,是她養的紅貴賓”Pinky”!(因為我不太認識香港明星,不好意思直接問連詩雅本人或她的跟班宣傳,只好向記者打聽,據說她是”很有潛力的”新人歌星……)拍照當天,整個公園裡只有DiDi和Pinky,壹週刊及明星一夥人陣仗很大的在拍照,我和DiDi則是按照午間撒尿行程到公園散步check-in。

一走進公園,DiDi的眼睛突然亮了,一見到美女Pinky就想跟她玩,拚名追她!美女Pinky則是非常膽小,拼命躲DiDi的追求,只見Pinky拔腿就跑,被DiDi逼得走投無路,竟然咕嚕一下就跳上我大腿躲DiDi!(奇怪,她主人在旁邊,都不跳到她身上,幹嘛跳到我身上……)

 

 

 

 

 

 

 

 

 

 

 

 

狗仔拍DiDi也就算了,慘得是連我戴眼鏡、穿拖鞋、一副像是菲傭的模樣都連帶入鏡了(糗)!

 

 

 

 

 

 

 

 

 

 

香港壹傳媒的記者非常親切,跟我確認過可不可以放DiDi和我的照片,雜誌出刊時,也特別寫信提醒我去買雜誌。其實,『香港人』和『香港狗仔』不同,普遍來說,我認識的狗仔都蠻親切的。

 

後記:

就在我們登上香港壹周刊後的兩個月,台灣壹傳媒被賣給台塑+中信集團、黎老闆宣布撤出台灣、要回香港了。不管到底是誰愛”演”腥羶色、或是誰愛”看”腥羶色,真實和公平報導才真的是台灣媒體環境所缺發的。台灣真的不缺粉飾太平、假裝沒事的政治媒體,也不缺廣告無孔不入的商業媒體,台灣需要的是有話直說、不向錢鞠躬彎腰的真媒體。唉,蘋果被賣了,希望接手的不是爛芭樂!

黎智英,你回來吧,香港才是狗仔的故鄉!

香港犬居日記-上環新家

10 Jul

對不起大家,真的太忙、太久沒更新網誌了,請大家原諒我  Orz (跪~) …

接下來,我會向大家Update我和DiDi ─ “台妹”與”台狗”的移民生活點點滴滴,收納在『香港犬居日記』中……

 

話說,我們剛到香港的頭幾天,一切都挺美好的。

我們住在港島西區一個叫做『上環』的地區,這區像是老街重生後的迪化街,早先是中藥海味批發的集散地,隨處可見海參、香菇、鹹魚等山珍海味鋪在人行道上日曬。街道上的鹹魚味蓋過了人車的廢氣,DiDi每天要在這街上散步兩三回,他不時會用鼻子去聞聞地上的死魚或香菇,有一回,我們竟然還驚見一雙大大的『鯊魚翅』在某家中藥鋪前等著曬乾呢(可憐的鯊魚)!或許你聽到魚翅燕窩會生氣,海味街上的一切和環保或愛地球完全沾不上邊,但這卻是我喜歡上環之處─ 中國人愛吃中藥、愛吃乾貨的習慣支撐著這些商鋪,使得滿街林立的中藥鋪與海味批盤屹立幾十年不倒,這證明了追求金錢的西方銀行、地主與資本家可以把香港人的品德和人性泯滅掉大半,卻改變不了我們以食為本、以藥治國的中國文化與習性。

說到西方文化,靠近上環東面的上環與SOHO區勢力也夾帶著古董藝術及人文氣息逐漸西行,也使得上環開始多了中西合璧、新舊交替的獨特風情,許多小咖啡館、法式乳酪麵包坊就在附近。第一天清早,拉不拉多就特別帶著我和DiDi到家裡附近的歐式連鎖餐廳”Classified”吃早餐,希望能找到一家讓我們取代台北Diners地位的美式早餐店。我們從上環往SOHO方向走,在好萊塢道街邊坐了下來,我點了一杯橙汁,以新鮮的果汁慶祝新鮮的開始;DiDi也抱著新鮮的心情,大口喘氣開心笑著,只是汽車廢氣讓DiDi的微笑成了苦笑……

 

 

 

 

 

 

 

 

 

 

 

 

吃完早餐,趁著DiDi回家睡午覺之際,我們發現新家隔壁的小畫廊竟然有Chanel Little Black Jacket的攝影展,來不及朝拜台北松菸的香奈兒展覽,竟然幸運的看到香港最後一天的展覽,還有免費的香檳和海報,真是開心!

 

 

 

 

 

 

 

 

 

 

 

 

為了幫助DiDi適應環境,我們找到了一家可以取代台北”18號動物園”的寵物美容店,還特別帶著他去剪指甲,把他打理的乾乾淨淨、漂漂亮亮!只是這回幫他剪指甲的不是美容師姊姊,而是一位港仔大叔,希望DiDi心裡不要太難過……

 

 

 

 

 

 

 

 

 

 

 

 

在香港買不到拉不拉多和DiDi都非常愛吃的東區216巷潮州大肉包,也很少看到狗不理包子店,身為媽媽的我試著自己在家做包子!做包子真的是我烹飪生涯中的最大挑戰 ─ 要不就是麵團總是太濕,要不就是麵皮總是發得不夠鬆軟。光是『發麵』我就可以研究了三天三夜,還請來自上海的好友Susan越洋教學,這真的是要功夫的!Susan說,揉麵團要有『三光』─ 麵光、手光、碗也光,就是不能有濕濕的小棉團黏得到處都是。唉,麵皮發不好,脾氣倒是要發了!(氣~~~)

 

 

 

 

 

 

 

 

 

 

比起麵皮,肉餡就容易些了!

 

 

 

 

 

 

 

 

 

Susan說,在肉餡裡加顆雞蛋一起順時針攪拌會讓肉陷更綿密緊實,再放一些高麗菜末就更甜一些了!

 

 

 

 

 

 

 

 

 

最後就是將麵糰桿成麵皮、包成包子,過程有些像是包餃子,但是皮更厚、餡更多!Youtube上有很多教學,我則是一邊看著某家狗不理包子店的實境教學影片學的!

 

 

 

 

 

 

 

 

 

大功告成啦!配上超市買的豆漿,這是15顆包子中最漂亮的一顆,趕緊拍照留念 🙂

 

 

 

 

 

 

 

 

 

 

拉不拉多說,肉餡是好吃的,麵皮有些太厚、太硬,可能還是發麵不夠鬆軟的緣故。DiDi反而是愛厚實的麵皮,他瞪著大眼開始流口水,叫他他都不理了,我的包子也可以名列『狗不理包子』了啊!

 

 

 

 

 

 

 

 

 

儘管Classified不如Diners、寵物店比不上18號動物園、我的包子也沒有216巷的潮州肉包好吃,但是我寧願犧牲一點個人享受,換來拉不拉多、DiDi與我,三人天天在一起生活。

或許只有我總覺得香港取代不了台北,DiDi恐怕不以為然。就在我們家附近,有個上環中山公園的小狗公園,每天晚上九點以後就有十幾隻大大小小的狗聚在一起,可以在專屬的狗公園裡自由奔跑,而且每天早晚都有人清掃,旁邊就是上環警察署,即使夜晚遛狗也非常安全。這一點我承認,這是台北國父紀念館比不上香港中山公園的!

 

 

 

 

 

 

 

 

 

 

巧不巧?我在台北住在國父紀念館附近,來到香港也住在中山公園附近!而且從上環住處沿著港邊走10分鐘就可以到中環IFC,就會經過Four Season飯店─ 我和拉不拉多初次見面的地點 🙂 中山公園就在維多利亞港邊, DiDi在狗公園瘋狂奔馳15分鐘後,拉不拉多和我就帶著DiDi走到公園外、坐在公園椅上,看著對岸尖沙嘴五光十色卻相對寧靜的城市大樓海景。這是我們在香港的第一天,感謝主,一切都挺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