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Romance 愛情 RSS feed for this section

關於那個不能說的事(上)

11 Sep

通常我最不敢說出口的事情,就是我最害怕的事情。

在這段關係裡,有2件”不能說的事”:一個是「年齡」,一個是「意外」。怕什麼呢?前者是害怕他承受太大的時間壓力而選擇離開我;後者是害怕在我毫無準備的情況他不再回到我身邊。

我害怕他的離開。

今天好朋友愛麗絲問我:「今天是九一一,你想到會不會很害怕?」

當下我腦中沒有太多想法,因為我不敢想!但是這種恐懼感隨時都隱隱存在著。還記得幾個月前,當我還在抉擇到底要不要跟他在一起的時候,我想像如果有一天意外發生了、生命中的重心消失了、他不再回來了,我該怎麼辦?但是我也不甘心因為害怕而拒絕一段快樂的戀愛。因為害怕失去,所以拒絕擁有!?這絕對不是上帝的本意。於是我選擇跟他在一起,選擇承受未知的未來。

這一天,我和他坐在香港中環麥當勞吃宵夜:

吉娃娃:「你知道DiDi有受洗耶!他是基督徒(基督狗)!」

拉布拉多:「哈哈!你好奇怪!你怎麼幫他受洗?」

吉娃娃:「是我朋友教我的,就問DiDi說:『DiDi!你願不願意接受耶穌基督作你的救主?不願意的話請搖頭!』 因為DiDi沒有搖頭,所以表示他欣然接受成為基督徒啦……」

拉布拉多:「哈哈!你幹嘛要幫小狗受洗啊?」

吉娃娃:「嗯……因為如果沒有意外,DiDi應該會比我早走吧!我沒辦法接受再也看不到他的事實,那會讓我無法繼續正常生活。我必須要確切知道DiDi可以上天堂,他會在天堂等我,我們還會再見面!受洗以後,他就可以上天堂啦……」

講到這裡,我哭了。想到DiDi會離開我,連用想的我都沒辦法承受,更何況是那真正分離的那一天……

我低著頭,擦掉眼角的眼淚,抬起頭跟拉布拉多說:

「你可以受洗嗎?因為我也沒有辦法失去你……」

他也哭了。(未完待續)

莎翁與牛郎

9 Aug

今天真是名符其實的「七夕」,雖然沒有到 七 x 七  = 四 十 九 天沒見面,少說這趟分離的日子已經有 七 x 四 = 二 十 八 天了!

今天織女 —> 我  一邊看電視自己跟自己生悶氣:搞什麼嘛,跟拉布拉多見面的週期,和我大姨媽來的週期竟然差不多!我跟朋友說,以後不要叫拉布拉多Pilot了,改成叫Period好了!!(吼~~)

真的是大姨媽來,想什麼、做什麼都容易上火,一想到牛郎跟織女分開一年不能見面,也覺得很火大(莫名其妙)!躺在沙發上的我悶悶的看著電影台“Dear John”的重播,電影裡的男主角與女主角分離太久,結果那女主角就兵變啦!我翻翻手機通訊錄,想說來看看如果要兵變有沒有什麼人選,結果電話響了 — 拉布拉多竟然從南非約翰尼斯堡打電話回來,嚇我一大跳!

一接起電話就聽到另一端有一個三歲小孩的中文:

拉布拉多:Qui…. Qui – Xi – Jie…..(七夕節)

吉娃娃:七夕節快樂!(我趕緊打斷他,免得他牙牙學語講半天很浪費電話費!)

當下真的很甜蜜,但聰明的女人千萬不能被甜蜜沖昏頭,此時就立刻補上一句:

吉娃娃:誰教你的?!(心裡其實想問:是空姐教你的嗎?)

拉布拉多:另一個機師剛好是香港人,他教我的……. 嗯…… 郵差今天有來嗎?

吉娃娃:沒有,今天郵差放假的樣子。怎啦?

拉布拉多:沒事問問。

怎麼可能沒事問問!害我隔天清早就問管理員:昨天有我的信嗎?今天有我的信嗎?

連續問了兩天,都沒我的信。

第三天,郵差終於來了!

 
 
 
 
 
 
 
 
 
 
 
 
 
 
 
 
 

原來拉布拉多出發去南非前,就從香港寄了一張情人節卡片給我,用中文寫著「七夕節快樂」!而且抄了一首莎士比亞的情詩在卡片背面(以下是我找了梁實秋版本的翻譯):

Sonnet 18

by William Shakespeare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d;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d;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st;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st in his shade,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st: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我可能把你和夏天相比擬?
你比夏天更可愛更溫和:
狂風會把五月的花苞吹落地,
夏天也嫌太短促,匆匆而過:
有時太陽照得太熱,
常常又遮暗他的金色的臉;
美的事物總不免要凋落,
偶然的,或是隨自然變化而流轉。
但是你的永恒之夏不會褪色;
你不會失去你的俊美的儀容;
死神不能誇說你在他的陰影裡面走著,
如果你在這不朽的詩句裡獲得了永生;
只要人們能呼吸,眼睛能看東西,
此詩就會不朽,使你永久生存下去。

我要拉布拉讀這首詩給我聽,以前都覺得英國腔沒什麼,就是難懂!但是第一次聽到有人用英國腔讀詩給我聽,我的媽啊~~  超 – 性 – 感!

放兩段You Tube的詩文朗誦影片給你們看看,你一定也會愛上這個情人節的浪漫驚喜!

如果拉布拉多老了,聽起來應該是這樣(搞笑版):

距離X時差X想念

28 Jul

結束了拉布拉多的轟趴,回到台北,我的臉書資訊欄突然加了一項:
「與Luke Ebbetts穩定交往中」。

算是”穩定交往”嗎?為什麼臉書上沒有一個選項叫做”戰戰兢兢交往中”或是”遠距離交往中”!?這樣台北-香港,飛過來、飛過去、每二十天見一次面的生活,加上他這個月開始了正式的飛行工作,對熱戀中的我來說是非常難熬的。他不在身邊的日子,我每一次眨眼就想到他一次,每一分鐘會看一下WhatsApp,每一小時都想打電話給他聽聽他的聲音。我想念他的「速度」(或是「程度」),應該跑得比「光」還快!

光速有多快?C0(光速)=299792458 m/s,速度大約一秒鐘跑30萬公里。

飛行距離:台北VS香港=812km
想念頻率:812km/300000(Co)=0.0027s
時差:0hr

現在的我得像功夫熊貓一樣勤練苦功,試著練習不要依賴他,但還是無法克制地每0.0027秒就想知道他在幹嘛。

 
 
 
 
 
 
 
 
 
 
 
 
 
 
 
 
 
 
 
 
開始飛行的他,開始練功的我。

 
 
 
 
 
 
 
 
 
 
 
 
 
 
 
 
 
 
 
 
今天正好是7月1日香港離開英國統治、回歸祖國懷抱的紀念日。

 
 
 
 
 
 
 
 
 
 
 
 
 
 
 
 
 
 
 
 
拉布拉多在香港的房間裡苦讀好多功課,準備他的下次長途飛行。

 
 
 
 
 
 
 
 
 
 

 
 
 
 
 
 
 
 
 
 

飛行距離:台北VS(香港-羅馬)=812+9632=10444km    
想念頻率:10444km/300000(Co)=0.0348s    
時差:-7hr

他只有從中午到下午的時間可以逛逛羅馬市區、拍拍照,但是我不知道他有沒有跟空姐去逛Prada,或是跟那個女生在餐廳喝紅酒聊天!?就這樣,每0.0348秒就胡思亂想一次。

 
 
 
 
 
 
 
 
 
 
 
 
 
 
 
 
 
 
 
 

 
 
 
 
 
 
 
 
 
 
 
 
 
 
 
我和DiDi像是在放風箏一樣:在陸地上想念他空中的他、在亞洲想念人在歐洲的他。

 
 
 
 
 
 
 
 

 
 
 
 
 
 
 
 

 
 
 
 
 
 
 
 
 
 
 

飛行距離:台北VS(香港-南非約翰尼斯堡)=812+10252=11064km    
想念頻率:11064km/300000(Co)=0.0369s    
時差:-6hr

他飛到南非約翰尼斯堡,到野生動物保護區Safari懷抱小獅子。我勒,像是寂寞的母獅子一樣,每0.0369秒就想聽到他的聲音。

 
 
 
 
 
 
 
 
 
 
 
 
 
 
 
 
 
 
 
 

 
 
 
 
 
 
 
 
 
 
 
 
 
 
 
 
 
 
 
 

 
 
 
 
 
 
 
 
 
 
 
 
 
 
 
 
 
 
 
 

我想來想去,不知道用什麼方法可以避免這種思念的痛苦感。但是我經由好多次距離與時差與想念程度的運算後發現:

時差:0小時 思念頻率每0.0027秒想到一次
時差:6小時 思念頻率每0.0369秒想到一次
時差:7小時 思念頻率每0.0348秒想到一次

我坐在電腦前,一面盤算著時差,猜想著他現在在幹嘛;一面聽著JS的這首歌:

如果距離越近卻見不到面反而越容易想念,那表示遠到一個日與夜顛倒的距離就越不想念嗎??(好像也沒辦法)

這麼勞心勞力的戀愛,要用好多好多想念的心力和克服時差的體力認真去談,真的有點小累…… 😦

機師新居轟趴

14 Jul

轉眼又是隔了兩個禮拜,這次是換我飛到香港去看他了!不同的是,這次見面是有主題的 — 慶祝他(與他的室友)找到新房子的house warming party!

拉布拉多公司裡新任的Pilot都必須住在香港(據說這是他們公司的新制度),因為他們的航班都是從香港出的。拉布拉多為了這個工作,遠從英國倫敦搬到澳洲阿德萊德訓練了一年,接著就準備搬到香港定居十年(因為他們合約的關係,至少都必須簽約十年吧)!十年的合約聽起來很恐怖,要簽約的時候,不知道有沒有像在簽結婚證書一樣緊張。以前在媒體圈,看著藝人跟經紀公司談判簽約三年都要掙扎好久,我想,拉布拉多肯定也是掙扎了一番才簽下這賣身契吧!公司為了安撫像是拉布拉多這種像候鳥一樣長途遷徙而來的新員工,讓他們有兩個月的時間住在旅館裡,有緩衝期可以慢慢找房子。而拉布拉多從台北回到香港以後,也順利的找到一個新居,七月中就準備和他的同事(新室友)一起搬新家啦!

這是拉布拉多決定和屋主簽約後從WhatsApp傳給我的照片,讓我先看看他的新家。拉布拉多非常興奮,這是他這輩子第一次用自己的薪水租房子,應該是他人生第一次正式宣示長大獨立!

這是浴室的照片(淋浴間大到可以三個人一起洗澡吧……)

 

 

 

 

 

 

 

 

 

 

這是浴室的洗手台(應該可以兩個人同時用這個洗手台化妝吧……)

 

 

 

 

 

 

 

 

 

 

這是廚房(嚴格說起來是料理台,看起來是沒什麼想要下廚煮飯的樣子……)

 

 

 

 

 

 

 

 

 

 

這是他的臥室(看到這張照片我就放心了,房間很小,應該不會有女生跑來同居….. :)

 

 

 

 

 

 

 

 

 

 

 

 

 

今天晚上在他家開house warming趴,這是我第一次和他的同期同事以及一些朋友見面,我是少數的亞洲人。他的同事朋友人都很好,全部都是機師,我也在這次趴替認識了另一個台灣女生愛蜜莉,我們也成為很好的朋友。整晚聽的、說的、看的全是英文,突然間我深刻感覺到:我的人生帳幕,正在往我不習慣的方位擴大,並且從東方往西方移動……

最妙的是,我人生中從來沒受邀參加朋友的轟趴,家裡盡是空蕩蕩的、沒有任何傢俱、連一張椅子都沒有!

通常我們去朋友家,不是都一伙人圍坐在椅子上喝喝小酒、聊聊天、甚至一起打電動玩具嘛!?拉布拉多說:老外很瘋狂,來轟趴都是猛喝酒聊天,酒喝多了可能會不小心破壞傢俱(聽起來有點瞎,這種行徑的朋友應該會要立刻封鎖吧!)。拉布拉多為了防止家具被朋友破壞,所以就決定在買傢俱之前請朋友來家裡熱鬧一下。

有圖為證:大家都是站著!(因為沒有椅子!)

 

 

 

 

 

 

 

 

 

雖然我站得很累,但是玩得很開心。整個晚上,我的視線都不敢離開他。

 

 

 

 

 

 

 

 

 

 

 

 

轟趴結束,一群老外意猶未盡,決定去蘭桂坊繼續喝酒,然後再去翠華吃宵夜。

在翠華隔壁的小巷子,他紅著眼睛對我說:「我不能讓你離開我……不管你叫喬安,還是Joanne,我都愛你;不管你是25歲,或是55歲,我都永遠愛你。」

我知道他醉了,但是我還是很感動 —喝醉了還能叫得出我的中文名字! 🙂

第一次約會-山頂上吻別

4 Jun

今天的香港天空霧霧的,還颳起了一點風。

我和他的心情也有點悶悶的,有點捨不得。

我今天就要回台北了。

 

 

 

 

 

 

 

 

 

 

 

 

 

 

他說下次要再帶我來山頂,到山上景色最好、又有香檳無限供應的餐廳一起吃Brunch。

他拿起iPhone手機,拍下了我們在山頂上的第一張合照。

 

 

 

 

 

 

 

 

 

 

 

在回台北的飛機上,我吃起他送我的糖果,他說這是他最愛吃的軟糖「Percy Pig」。是他特別在Marks&Spencer超市買的,讓我吃的時候可以想到他。

 

 

 

 

 

 

 

 

 

 

 

 

 

 

真的很甜(就像他一樣),還會有一種”全世界都變成粉紅色”的感動 ……

不知道下次見面是什麼時候?我已經在期待了。

 

第一次約會-願賭服輸的First Kiss

2 Jun

這是海洋公園的後記。當天下午我們從海洋公園回到市區,各回各的住處梳洗完畢,相約晚上要一起吃飯、看電影。

晚上他到飯店接了我,說要帶我去一家不錯的日本餐廳吃飯,然後再一起去看「醉後大丈夫 Hangover 2」。他是個外國人,我對香港也不熟悉,兩人開始尋找他口中說的那家日本餐廳,結果繞來繞去迷了路。

他拿著iPhone map拼命找路,非常堅持、不輕易放棄(言下之意就是:身為路痴的我,穿著高跟鞋走了很久的路 ……Orz)。我發現:Pilot真的有種對於方向的靈感和堅持,也或許是如此,他才能成為好的Pilot。

方向感好的狗不一定鼻子很靈。他跟我說那個日本料理餐廳多好多好,我進了餐廳看了Menu就傻眼,這是日式快餐拉麵店啊!對約會和美食非常在乎的我,看到菜單裡有California Roll都會讓我有種想哭的感覺。

但是我還是很開心!看著他玩了一整天、肚子很餓的樣子就讓我想到家裡的法國鬥牛狗 DiDi!

 
 
 
 
 
 
 
 
 
 
 
 
 
 
 
 
 
 
 
 
拍了照,才發現我們不約而同穿了黑白系列的情侶裝耶!

 
 
 
 
 
 
 
 
 
 
 
吃完了飯,電影已經趕不及了。他說想帶我去蘭桂坊的俄羅斯冰酒吧玩玩。

 
 
 
 
 
 
 
 
 
 
 
 
 
 
 
 
 
 
 
 
 
喝了一杯vodka shot,再披上店裡的貂皮大衣,就感覺沒這麼冷了。

 
 
 
 
 
 
 
 
 
 
 
 
 
 
 
 
 
 
 
 
 
 
 
 
 
 
吉娃娃:好像沒這麼冷咧!不然我們不要穿貂皮大衣,看誰先冷得受不了要投降就算輸?

拉布拉多:好啊!贏的人可以要求輸家做一件事情!任何一件事喔!

吉娃娃:一句話!沒問題!
  
 
 
 
 
 
 
 
 
 
 
 
 
結果很有問題。我頭殼壞掉,忘記拉布拉多是從寒冷的英國來的冷血動物啦!

 
 
 
 
 
 
 
 
 
 
 
 
 
 
 
 
最後當然是我投降!這是輸家在蘭桂坊被整以前的照片。

 
 
 
 
 
 
 
 
 
 
 
 
 
 
 
 
沒料到,他給我的懲罰竟然是:喝下這杯”flaming lamborghini”!!

 
 
 
 
 
 
 
 
 
 
 
 
 
 
 
 
 
 
 
 
 
媽啊,這藍色的東西上面還有火,要怎麼喝!我嚇壞了,硬著頭皮喝到底。我回家跟阿Cat說起這回事,她說:「喝這東西很容易燒到頭髮和衣服,很危險耶!」但是我覺得比較危險的不是酒,是拉布拉多!看看他把我灌醉後得意的表情,很賤!

 
 
 
 
 
 
 
 
 
 
 
 
 
 
 
 
 
這是我第一次親拉布拉多!心跳指數120。
 
 
喝了酒後當然是要去翠華吃宵夜啦!對與我被整,他還是得意洋洋的笑個不停,像是隻貪玩的拉布拉多。

 
 
 
 
 
 
 
 
 
 
 
 
 
 
 
 
 
 
 
 
 
 
 
 
 
 
慢慢認識他以後,才發現拉布拉多和法國鬥牛狗的個性差不多 — 都很皮!
 
 
今天是我們的初吻紀念日。感謝主,他真的是個英國紳士喔,約會完就乖乖的送我回旅館找阿Cat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