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Work 工作 RSS feed for this section

你那裡幾點鐘

28 Feb

結束了14天漫長的奧地利、瑞士及倫敦旅遊行程,終於,我們又各自回到原本的生活 — 香港-台北分隔兩地的遠距生活。我回到我+DiDi的愛的小窩、並且幫香港客戶開闢一個新的香港美妝禮盒的零售工作;拉布拉多則是結束休假、繼續飛行。

 

拉布拉多飛的是「空中巴士」(Air Bus)的A330機種,在他們公司這個機型大多是由香港飛往約翰尼斯堡、羅馬、倫敦、奧克蘭、阿布達比等等城市,所以不是像我原本想像那樣 “愛飛哪兒就飛哪” 可以選擇地點!而且他們的工作通常抵達一個城市以後,隔天就要飛回來啦,所以也不像是我原本想像那樣 “到處遊山玩水” 可以盡情旅遊!是啊,工作就是工作,當旅行的本身成為一個工作,隨時都在克服時差、調整作息,就似乎不太好玩了。

 

我的作息隨著拉布拉多開始飛行工作也跟著亂七八糟了起來。他一個月裡面至少會飛兩三個不同城市,感謝iPhone,讓我不需要買那種有好幾個時間錶面的手錶!為了掌握他飛機起降、抵達時間、睡覺時間,以及我們最適合打電話聯絡的機會,我的手機裡必須同時存在這麼多的小時鐘。

 

 

 

 

 

 

 

 

 

 

 

 

 

 

 

 

 

 

 

 

 

 

 

 

 

 

 

接下來他要飛到沙烏地阿拉伯的利雅德、或是俄羅斯的聖彼得堡,我的手機又要新增好幾個世界時間了。我只是好奇,一般人iPhone上的世界時間大約會有幾個?我的現在有10個!

 

Advertisements

關於Roster

15 Aug

服務業是不分階級的,從機師、空姐到專櫃小姐,不論薪資與福利多寡,談到工作時間,一律都叫「排班制」。

機師每個月中旬都會拿到下個月的「Roster」,也就是我們百貨業所謂的「班表」,比較不同的是,航空公司太大(機師上千人、空姐上萬人),不像是百貨小專櫃還有辦法跟主管協調事先”喬”班表,要管理的人數這麼多,如果每個人都事先喬班表,那航空公司豈不是忙不完了。拉布拉多的班表是類似分配制的,要喬時間也得事後再跟其他同事調班。傳說中的Roster長這樣:

 

 

 

 

 

 

 

 

 

 

 

 

 

這是我第一次拿到他傳給我的Roster。

剛認識拉布拉多的前三個月,我總是搞不清楚他下個月要幹嘛,畢竟他還沒有習慣(或是沒有義務)要跟我”報告”他的行程。所以第一次拿到他的Roster,我有種”哇,終於束手就擒”的快感!

但是這快感沒有維持很久。自從他開始傳給我Roster之後,我從此成為”不自由之身”,我的時間也跟著被Rosterize了!一般人可以規劃兩個月、三個月、甚至一年以後的休假和行程,但是拉布拉多不行,因為班表在前15天才會公佈在公司的內部系統裡。也就是說,我只有15天的時間能夠知道下個月何時可以見到拉布拉多,更別提規劃休假或是旅行了!想像一下,如果我希望下個月可以跟拉布拉多去旅行,我只有15天的時間可以訂機票、訂旅館、安排工作、安排DiDi……。也就是說,身為拉布拉多的女朋友,我比一般人得花更貴的錢訂旅館和機票,而且只有更短的時間安排和準備。(你現在可以想像我的經濟和精神壓力了吧?)

要維繫一段感情,就是要付出時間”陪伴”(companion)!只是為了陪伴拉布拉多,我付出的代價好高、好累喔!而且畢竟我也不是他的什麼人,他們公司給他的companion福利也輪不到我…… 好啦,我要收尾了,再寫下去,這一篇就要變成「抱怨文」了!只希望拉布拉多身為一個外星人,有一天能瞭解這種不同於一般人陪伴的辛苦,給我多一點體諒和關心,以及免費機票!

我只能趁著他的Roster,盡量去香港看他,或是他來台北看我,這種短程機票我還負擔得起! 😦

Wing Ceremony

16 Jun

繼上次見面後,轉眼又過了一星期。雖然我忙著工作,為著櫃位不續約的事情搞得千頭萬緒,但是心裡總是掛念著他。腦子時常會閃過一個念頭:想立刻買機票去香港。還好雖然我談起戀愛時理性層面用得不多,但起碼還僅存一點「工作至上」的理智。當然,我們還是WhatsApp沒停,維持著上次見面後的餘溫。

今天是他的Wing Ceremony,我不知道怎麼翻譯耶!機師的制服上有個像飛機翅膀的別針,所以這個儀式是個正式的典禮(有點類似畢業典禮),戴上這個別針以後,就算是正式的Pilot,可以載客飛行啦!

以下是我們的隔空對話(一字未篩):

11/6/16 pm3:51:05: Luke: U shud come
11/6/16 pm3:51:53: Joanne Tsai: u mean the ceremony or iron ur shirts?
11/6/16 pm3:52:08: Luke: The ceremony
11/6/16 pm3:52:16: Luke: Haha
11/6/16 pm3:52:25: Luke: Ur not a maid

我可以感覺得出來,今天應該是個正式的典禮,而且應該是很多機師的家人都有去吧!

感覺得出來今天的拉布拉多有點孤單。

11/6/16 pm7:50:06: Luke: Hey what you up to missy
11/6/16 pm7:57:09: Joanne Tsai: I’m having solo celebration after luke’s wing ceremony
11/6/16 pm7:58:58: Luke: Haha awesome
11/6/16 pm7:59:09: Joanne Tsai: Tepamyaki
11/6/16 pm8:01:11: Luke: Looks fun
11/6/16 pm8:14:55: Luke: Wud like to come
11/6/16 pm8:14:56: Luke: Jst grabbing a pizza
11/6/16 pm8:15:09: Luke: Sooo tired :((
11/6/16 pm8:15:18: Luke: Very ready for a trip to TPE

今天算是他的集訓告一段落,接下來就是正式開始飛行工作了。這段期間的空檔,他訂了機票來台北看我。

天啊!他要來台北了!我是超期待又怕受傷害……

Difficult Passenger

10 Jun

今天是拉布拉多第一天坐上客機駕駛艙:從香港飛台北,再從台北飛回香港,是結束了一年多在澳洲的飛行訓練,以及無數個模擬飛行後,第一次正式飛行。而我勒,剛好就是這班台北飛香港的乘客!

怎麼這麼巧?對啊,就是這麼巧!我的西班牙客戶Desigual約我在上海開會,我特別買了這班飛機,飛香港再轉機到上海。(女人心機:其實我沒有訂上海直飛,反而訂了比較累又比較貴的香港轉機……)

一大早我就迫不及待搭車奔去桃園機場,等著趕快坐上這班11:20的CX475,迫不及待想見到他。

 

 

 

 

 

 

 

 

這是在桃園機場上飛機前拍的,已經準備要boarding了,我默默的望著飛機,不知道現在他在駕駛艙裡忙什麼。

 

 

 

 

 

 

 

 

 

 

 

 

 

在飛機上我坐在31K的靠窗位置,一直很興奮,心跳很快!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現在的心情耶,就好像你爸爸是鐵路火車司機,而你正好是他的乘客,那種能夠有幸參與他的工作、與有榮焉的心情吧!

我看著窗外,不僅期待著降落香港機場的那一刻,還一直竪起耳朵,不知道機長廣播會不會輪到拉布拉多說話!?如果能從機上廣博傳來的是拉布拉多的聲音,我應該會興奮的從座位上跳起來吧!

 

 

 

 

 

 

 

 

 

 

 

 

 

這是我們約在出境大廳的見面自拍,我生平第一次跟穿著制服還戴著機師帽的他拍照,我好緊張又好害羞喔!

 

 

 

 

 

 

 

 

 

 

其實這是我們第二次的會面,距離上次會面隔了一周,這次見面只有在香港轉機的短短四個小時。

為了這短短的四小時,我可是花了好幾天策劃籌備,又花了一整晚沒睡親手做了這張卡片:拉布拉多載著吉娃娃的第一次飛行!有沒有很用心?

 

 

 

 

 

 

 

 

 

 

收到卡片的拉布拉多說他很驚喜,也很感動。(廢話,我白天忙工作忙得要死,晚上還要用心做卡片,我從學生時期之後就沒有這麼用心談戀愛啦,別說他很感動,連我自己都感動到了!)

當然,這麼用心的付出,理當換到一個開心的吻啦,哈哈!

 

 

 

 

 

 

 

 

 

 

 

 

 

 

後記:

後來他用手機上傳了我們在機場的合照,還說我是Difficult Passenger!我很開心,這是我的照片第一次出現在他的臉書上。

於是回台之後,我就把這張親吻照PO在我的臉書上!但是,他拜託我把照片拿下來……

我媽總說我很愛測試別人的底線,沒錯,我是想測試一下他有沒有公開戀情的心理準備。

我想應該是還沒有吧,看來他才是個Serious Pilot……

 

我和其他Pilot不一樣

18 May

先補充一下,在我們初次見面在派對上,其實拉布拉多最最最經典的一句話是:「I’m not like the other pilots」。或許是因為我像是個灰姑娘,執意要在活動散場後說再見奔走了,他重複說了這句話好幾次,所以現在它在我腦子裡像是留聲機一樣不斷重播著。

回到台灣,我忙著處理信義誠品的後續合約,原本籌備了兩個月要將櫃位換到B1樓層比較大的位置,後來傑瑞沒有興趣,就臨時計畫喊停……千頭萬緒忙著處理工作之餘,拉布拉多漸漸開始每晚用WhatsApp和我聊天。

我以為我英文很不錯,但是遇到英國人,突然間我變得不知道怎麼講英文。大部份的時候,他都搞不懂我在講什麼。我想,他應該只是想找人哈拉!但是漸漸地我發現,他會開始用手機拍照,傳一些照片給我,或是想要看我的照片……

這是他的宿舍,其實是個靠近機場的旅館,專門給機師們住宿的。因為他剛結束一年的飛行訓練課程,搬到香港準備正式開始工作。在他找到房子之前,他可以先住在公司的宿舍二個月。

 
 
 
 
 
 
 
 
這是宿舍白天的窗景,可以看到網球場和游泳池。

 
 
 
 
 
 
 
 
最近天氣不穩定常下雨,這是雨天的窗外,可以看到連接機場的公路。

 
 
 
 
 
 
 
 
 
他們的宿舍位在靠近機場的地方,天氣好的時候,真的很舒服宜人。

 
 
 
 
 
 
 
 
 
 
 
 
 
 
 
 
 
 
 
 
拉布拉多說,那天在Tory Burch活動遇見我,真的是很想帶我去他住的地方看夜景,因為景色很漂亮。隔天也真的很想帶我去山頂上吃早午餐,可以鳥瞰香港和維多利亞港。

我不是很確定他是不是好人,畢竟他是老外(老外名譽都很差),而且他又是飛機師!但是說真的,我很喜歡他早睡早起的習慣。晚上的他幾乎都在房間看書準備考試,白天早上清早起床準備去模擬飛行上課。(後來我發現,這是我喜歡他的第一個原因!)

這陣子,他常常都在公司模擬飛行訓練(simulation,他簡稱sim),就是在長得像是這樣的機器裡面模擬開飛機飛行。

 
 
 
 
 
 
 
 
 
 
 
這是Sim裡面的樣子,好多好多按鈕喔,我問他上面有沒有貼標籤提示按鈕的功能,沒有標籤怎麼記得住?他說沒有,要用腦子記。

 
 
 
 
 
 
 
 
 
拉布拉多很認真,最近他幾乎每天都呆在房間裡看書,準備月底重要的考試。


 
 
 
 
 
 
 
 
 
 
 
 
 
 
 
 
 
 
 
可能是我週遭的花花公子真的太多了,他的穩定作息讓我漸漸有了安全感。
 
也許他真的是一隻穩定的拉布拉多 — He’s not like the other pilots!